湖南旅游札记9   芷江飞虎队纪念馆        2012-12   宗福腴

飞虎队纪念馆派出所警务室

当年飞机场的指挥塔

当年飞行员俱乐部原建筑

飞虎队群像

新建纪念馆

纪念馆内的P40图片

当年的中国空军训词

部分飞虎队员战绩一览表

部分中美飞行员合照

空难示意图,看出当年的机场布置

陈纳德将军雕像

 

当年建机场时中国老百姓用的石碾子

园内保留了当年的石碾子实物

 

大约1940年,我在昆明就赶上了飞虎队在昆明上空第一次击落日本飞机。飞机残骸在圆通公园展出,那个解气,缓和了前线守军节节退守,昆明天天被炸的低落心情。全城百姓,大多都要去亲眼看看日本飞机残骸,作为小学生的我,当然也去了。从那时起,飞虎队的活动,一直是大家关心的。后来我到重庆,暑假在两路口跳伞塔下航空俱乐部做飞机模型。除橡皮筋动力飞机、弹射滑翔机外,我们还做外形仿真不能飞的模型。按照图纸,有P38黑寡妇、P40鳄鱼式、P51野马式、B25轰炸机、B29空中堡垒。南开中学同班刘谷臣、陆庆章同学都考入空军幼年学校,转送美国训练。他们都是当年我们仰慕的对象,后来都在美国任试飞员,在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至今是我们怀念的为国捐躯的英雄。抗战末期,飞机从芷江机场起飞轰炸日本的消息,多么令人振奋。今年是2012年,当年还是仰慕英雄的中学生的我,也已耄耋之年。多年被遮盖的历史,终能浮出水面。我到了芷江,当然要去历史遗址表达我自幼崇敬之心。顺便说一下,今年年初我去云南,在昆明打听到圆通公园还有飞机展出,我怀着同样的崇敬心情立即赶往圆通公园。很遗憾,展出的不是日本飞机残骸。我向公园工作人员打听残骸下落,让我失望的是年轻的工作人员对昆明在抗战中这一值得骄傲的事迹竟一无所知。刻意掩盖历史的努力,看来还是起作用的,现在北京年轻人对于89年初夏的天安门广场也是十问九不知。我想,要永远长期湮灭历史也是很难做到的。芷江的抗战遗迹,虽然刻意掩盖多年,它依然活在美国飞虎队员及其后人心中,也活在我们一些当年的孩子心中。以革命名义销毁的,同样要以国家意志去恢复,这就是我今天看到的。所以我对中国人民的前途,对于真理充满信心。

芷江的飞虎队纪念馆和抗战胜利受降馆距离不远,更靠近城内。不知何故,大门口竟找不着正式标牌,只在门卫室门旁看到这个牌子。

进门大路正对新建的纪念馆,路左侧红砖房是当年飞机场的一个指挥塔,路右侧是飞虎队群像,群像后面保留了当年飞行员俱乐部原建筑。

新建纪念馆

馆内资料有图片、文字、模型。这是画的P40,还有当年中国空军训词,这种训词格式是当年很通行的。

还有当年部分战绩表,也有当年照片。

虽是一个空难示意图,但画出了当年机场布置。

出得馆来,在园一角瞻仰了陈纳德将军雕像。

当年建机场,中国老百姓用的是石碾子,园内另一角保留了当年实物,联想到拖拉这些碾子的先辈,令人肃然起敬。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