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論述                

反右派—20世紀中國知識份子的一場浩劫

楊勤明

在北京中華世紀壇的中華世紀鐘上,鐫刻著20世紀20項中國的重大歷史事件,其中第14項為「反右派運動」,全文如下:

一九五七年四月,中共中央決定在全黨進行整風運動。五月四日又發出關於繼續組織黨外人士對黨缺點錯誤展開批評的指示,極少數人乘機向共產黨發動進攻。十五日,毛澤東寫了《事情正在起變化》,六月八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什麼?》在全國開展大規模的反右派運動。到一九五八年六月,運動基本結束,全國共劃「右派分子」五十五萬餘人,基本均為錯案。一九七八年四月,全都摘掉「右派分子」帽子。一九八一年底,對錯劃右派分子改正工作基本結束。

55萬餘人,這不是一個小數目,當時全國知識份子亦不過300餘萬,竟占了18%;加上未戴帽的「內劃右派」、「內控右派」、「中右分子」,又何止數十萬;再加上被株連的家屬,受連累和迫害的又當以百萬計。今天來看,所謂「右派分子」都是一些正直、愛國、有頭腦、敢講真話的人,他們含冤受屈20多年,有的甚至冤死獄中,屈逝他鄉。鄧小平說:「他們多年受了委曲,不能為人民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這不但是他們個人的損失,也是整個國家的損失。」〔《鄧小平文選》(19791982207—208頁〕。

1957年,我在吉林市東北電力建設局第十一工程處工作,參與蘇聯援助的156項重點工程之一的吉林熱電廠建設,任工程技術科副科長,代表知識份子參加黨委任委員。黨組織號召參加整風運動,首先是精簡機構,我回應號召,率先寫出了一張題為「精簡機構第一方案」的大字報,認為某些科室可以合併,如人事與勞動工資、材料與設備等,領導過多,也可下放,末尾引用了一句成語「拋磚引玉」。我的原意,是把自己的第一方案比作磚,希望引出大家更好的方案——玉來。孰料政工部門人員立即給我貼了大字報:「楊勤明是大學生幹部,把自己比作玉,把我們工農幹部比作磚,要把我們拋出去,工農的權。」真是血口噴人,無限上綱。我氣憤萬分,立即寫了一張反擊的大字報,質問他們懂不懂中國的成語。但我沒有立即貼出去,先去找了黨委書記,他看了,勸阻我不要往外貼,否則將「引火燒身」,他會勸告那些人不再爭論。不久我即被下放工地勞動當工人達兩年之久,實際上是一名未戴帽的「內控右派」。我的愛人杭世正也被貼了一張「四大美人之一」的大字報,意即資產階級小姐,同時下放勞動當工人。在那個年代,「美」屬於資產階級,自然需要勞動改造,無理可講。

春節前後,我閱讀了一本葉永烈著作、紀實文集《反右派始末》,上下兩冊,共67.5萬字。葉永烈,上海作家協會一級作家、教授,1940年出生,1963年畢業於北京大學,11歲起發表詩作,20歲出版第一部著作,他就是《十萬個為什麼》的作者。40歲以後,從科普創作轉向紀實文學,前後寫了一千六百萬字,50多卷書,作品獲獎100餘次,1989年被收入美國《世界名人錄》,主要新著有《歷史選擇了毛澤東》、《國共風雲:毛澤東與蔣介石》等,系列長篇有《四人幫全傳》、《江青傳》、《張春橋傳》、《姚文元傳》、《王洪文傳》、《陳伯達傳》等。《歷史悲歌——反右派始末》前後寫了十幾年,採訪了全國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右派」和已故「右派」的親屬和知情人,查閱了一九五七年的《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匯報》、《解放日報》等上百篇報導;更為難能可貴的是收集了許多當年和以後有關「反右派運動」的中共中央文件、「章羅聯盟」八十九名骨幹分子的名單,以及全國各民主黨派、文學界、新聞界、電影界、美術界、音樂界、科學界、教育界、工商界等著名右派分子148人的名錄(這些人都是各界的精英),及中共中央關於「劃分右派分子的標準」:「右派分子」六條,「極右分子」四條,不應劃為「右派分子」的六條。……該書於1995年初版印行後,引起強烈反響,作者收到大批讀者來信,於是又作了大量的修改和補充,於200010月重新出版。

我看了此書,瞭解了整個「反右派運動」的前因後果,來龍去脈和始末過程,以及當時國際、國內的政治背景。它和文化大革命一樣,是毛澤東親自發動和領導的,許多中央文件和《人民日報》社論都是毛澤東自己撰稿或修改審定的。「文化大革命」實際是「反右派運動」的繼續與發展。

階級鬥爭從《武訓傳》開始

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論」和「左」的思想,從1951年批判電影《武訓傳》開始,1954年批判《紅樓夢》研究中的資產階級立場和觀點,1955年批判「胡風反黨集團」,一浪高過一浪,知識份子早已經歷了三次地震,心存餘悸,噤若寒蟬。但19561月,中共中央召開了關於知識份子問題的會議,周恩來總理作了長篇報告:「為了最充分地動員和發揮知識份子的力量,應該改善對他們的使用和安排,應該給他們以應得的信任和支持,應該給予必要的工作條件和適當的待遇……。」周恩來熱情洋溢的講話如春風拂面,春雷驚蟄,使知識份子感到無比溫暖。之後不久國務院成立專家局,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教授被任命為副局長,當時他還兼任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中央民族學院副院長、民主同盟中央文教委員會負責人。費孝通為周恩來的講話所鼓舞,筆為心聲,寫出了《知識份子的早春天氣》,披露了知識份子亦喜亦憂的心緒……發表於1957324日《人民日報》上,上海《文匯報》也刊載了記者黃寰的文章曰《解凍》。費孝通的文章主要談了兩個問題,一是向科學進軍,二是百家爭鳴。特別談了知識份子對百家爭鳴有顧慮,怕是圈套,搜集情況,以後挨整……。因此他用乍暖還寒的早春天氣來形容。《早春》一文引起了全國「轟動效應」——上上下下談「天氣」,方方面面論《早春》。而這篇文章,以後被說成是「資產階級右派進攻的信號彈」、「右派分子向黨進攻的第一聲號炮」,費孝通自然被劃入「右派分子」之列,而且被稱為「章羅聯盟」的「軍師」。

1956年是「多事之秋」,214日至24日,蘇聯共產黨召開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後的當天午夜,代表們接到緊急通知,立即前往克里姆林宮,出席重要會議。赫魯雪夫一口氣作了長達七小時的秘密報告,題為《個人迷信及其後果》,內容是譴責「歷史上兇暴殘忍的罪犯史達林」,列舉了大量事實,揭露史達林「心胸狹窄、殘忍和濫用職權」:蘇共十七次代表大會選出的139名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有98人即70%19271936年被逮捕和處決;軍隊大清洗:五個元帥被處決三個;全部軍區司令員被清洗,海軍和空軍首腦被槍決,所有的艦隊司令員只有一人得以生還;……列寧建立的第一屆蘇維埃政府和15名人民委員中,有9人死於史達林之手,而六人中只有列寧和史達林「太平」無事;直接受史達林迫害的蘇共黨員多達七十萬;尖銳批判史達林大搞個人崇拜。赫魯雪夫的秘密報告,像一顆原子彈,它的衝擊波劇烈地撞擊著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首先出現動蕩的是波蘭,被稱為「波蘭史達林」的波蘭統一工人黨總書記貝魯特在聽完赫魯雪夫秘密報告後,精神受到劇烈刺激,病倒於莫斯科,半個月後死去。波蘭黨失去了舵手,陷於一片混亂。三個多月後,1956628日,波蘭西部城市波茲南發生騷亂,工人舉行罷工,五萬工人上街遊行,要求「麵包和自由」,要求蘇聯軍隊撤出波蘭。國防部長羅科索夫斯基下令出動軍隊,強行鎮壓,死53人,傷200多人,史稱「波茲南」事件。而羅科索夫斯基早年已加入蘇聯國籍,成為蘇軍元帥,在史達林授意下,成為波蘭國防部長、波蘭總司令,此時成為眾矢之的。而曾受史達林迫害的波共領袖哥穆爾卡受到人民擁護,出任第一書記,赫魯雪夫氣急敗壞,卻無計可施。蘇軍以「演習」為名,進逼華沙,哥穆爾卡給華沙工人發槍,組成工人自衛隊,雙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赫魯雪夫不得已命令蘇軍停止前進,素以「老子黨」自居的蘇共受到挑戰,波蘇關係萬分緊張……。接著又發生了舉世震驚的匈牙利事件。被稱為「匈牙利史達林」的共產黨領袖拉科西,在秘密報告的衝擊下,於19567月下臺。1023日,匈牙利爆發支持哥穆爾卡的大遊行,人數達10萬之眾,推倒了大街上高25米,重數百噸的史達林銅像。受群眾支持、主張擺脫蘇聯控制的前匈牙利總理納吉重新上臺。114日,在坦克轟鳴聲中,20萬蘇軍長驅直人布達佩斯,納吉政府當即垮臺,於1958616日被處以絞刑,臨終高呼「獨立的、社會主義的匈牙利萬歲!」這三場風波劇烈地震撼著每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這便是當時的國際政治背景。

[Nex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