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分子”不是客观存在!

--与利川同学商榷

杨勤明

 《北美南开通讯》第26期,朱利川同学发表文:《“走好,还是留好”的补充》,其中有段话:“这里想跟杨勤明学兄说:政治思想的左和右,赞成和反对都是客观存在,所以右派分子还是客观存在。”我不赞同最后这句话。每个人受不同的家庭,学校教育和社会影响,政治思想确有“左,中,右”之分,一般意义讲,即“进步,中间,保守”之分,但他们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而当年的所谓“右派分子,是被列入敌我矛盾,是“地,富,反,坏”之后的第五类敌人。那个年代,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封建专制主义一言堂的统治下,人民没有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言者有罪,闻者不戒”。当局者认为“知识分子是资产阶级的代言人,资产阶级是敌人,知识分子也就成了天然的敌人。当年55万多“右派分子”最后不是一风吹,一个也未剩吗?所以“右派分子”不是客观存在,而是人为造出来的。有些“右派分子”在运动中一言未发,最后也定为“右派”,因为你不发言,就是有抵触情绪,就是对抗运动,就是反对党,反对毛主席,就是货真价实的“右派分子”,这是当年的混蛋逻辑,这样的“右派分子”难道还是客观存在?当时每个单位都分配有“右派”指标,凑不够数,有的只好不记名投票选举“右派”;有的自愿去当右派,著名相声演员马三立就是这样的一个,他们绝没有想到以后的严重后果。难道这样的“右派分子”也是客观存在?我一直认为“右派分子”都是一些爱国,正直,敢讲真话的精英人才,右派言论具有超前性,改革性和人民性,如果当年不是采取镇压而广纳善言,中国早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利川同学在《四八通讯》第十四期上发表“是走,还是留?”引起一些不同看法。我认为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就值得尊敬。从“发挥个人能量,实现自身价值”的角度看,“走的似更胜一筹”是对的。大陆从1957年到197820多年的时间里,知识分子的聪明才智不能发挥,受到压抑是事实。大陆为什么至今无一人能得诺贝尔奖?为什么无一所世界一流大学?主要原因在此。历史不能逆转,但应以史为鉴,吸取教训。但遗憾的是,反右已过去五十年,说实话的文章和书籍仍列为禁区。诚如巴金说:“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完成反封建的任务,也没有完成实现民主的任务!”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