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中右确是客观存在,但不应是敌我矛盾

——给利川老同学的信

楊勤明

利川老同学:

看到你在《北美南开通讯》第28期上给我的信:关于右派分子是否客观存在的商榷。我们的观点基本一致,没有矛盾。1957年的反右运动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浩劫,是人为的一场大悲剧,这是我们的共识;反右全错了,不是扩大化,也是我们的共识。人的思想观点,政治立场,确有左中右之分,确是客观存在,那只是认识上的不同,不应把不同观点,不同意见当作敌我矛盾。当时党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大家帮助党整风,并一再声言贯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政策。但谁料这是一场引蛇出洞阴谋,使上百万人陷入深渊。

你问我是否戴过帽子?生活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知识分子,未戴过帽子的大概不多,即使什么问题也没有,至少也有一顶臭老九的帽子。1957年反右时,我在吉林电厂建设工地,响应号召,贴出《精简机构第一方案》的大字报,末尾引用了一句成语抛砖引玉,孰料立即有人上纲为杨勤明是大学生,把自己比作玉,把工农干部比作砖,知识分子要把工农赶走,夺工农的权。给我扣上一顶要夺权的大帽子。文革时,我在沈阳东北电力建设局工作,1968年由军代表主办所谓毛泽东思想学习班,集中食宿学习。某日晚,括起横扫一切牛鬼蛇阵的十二级台风,我被戴上里通外国国民党残渣余孽特务嫌疑三顶吓人的大帽子,挂牌游行,并挨了一顿打。事后我诘问军代表:有何事实根据?”,答:这是群众运动嘛!那个年代,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再次被下放到辽西朝阳山沟里电厂建设工地当工人劳动改造。1980年拨乱反正,单位党委公开平反。我已调到北京,发文向我道歉。应该说,我是幸运的,有惊无险,有难亦未受苦。

反右如今已过去半个世纪了,但当局仍不敢为之彻底平反。林希翎之所以未摘帽子,因邓大人发了话:要全改正了岂非反右全错了!中国有着二千多年的封建专制传统,从来就是皇上金口玉言说了算,朕即法。邓大人有句名言: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们说了算,我就放心了。在封建专制统治下,不允许有不同声音。国家主席刘少奇,开国元勋彭德怀就因为与最高领导有不同意见,被迫害惨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就因为在最高层会议上提了不同意见,被扣上支持动乱分裂党的两顶大帽子,被罢官下台,软禁16年,一直到死。证明封建专制主义在中国阴魂不散,外国人批评中国十亿人只长了一个脑袋,固不虚言也。

你信中说:我对右派这个称号,不再感到耻辱,相反引以为荣。我一直认为:右派分子都是一些正直、爱国、敢讲真话的精英人才,右派言论具有前瞻性,改革性和人民性,当前的许多做法,正是当年右派分子所建议的,可惜时间已过去了几十年。反右和历次政治运动,不知埋没和摧残了多少英才?使中国落后了几十年。人民呼吁民主政治、公平正义、自由平等,要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学术自由,这是普世规律。顾当政者三思,认真吸取历史教训,不要逆世界潮流而行!

杨勤明 200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