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郑华同学抗议信

楊勤明

从永培处借阅《北美南开通讯》,在第20期上突然发现郑华同学有一封对我的抗议(6/24/05):不知他怎会对女同学有如此荒谬的言论。我不禁大吃一惊,何时何地我得罪女同学了?真是大不可敬,罪该万死!细一看,原来是五十九年前我在重庆南开写的日记惹的祸!我赶快找出登在《四八通讯》第13期 (2004.7出版)〈南开日记摘抄(续一)〉,是这样写的:“一九四八年三月五日星期五 一九四八级学术股举行会议,商讨同学录级刊及建议书等事。……别人说南开女同学骄傲、小气、虚荣,虽不能一概而论,但大致有这种情形,每次与她们开会,总很少发言,低着头、默不作声,使人感到格格不能接近,是南开传统的力量把她们压制成了这样,但为什么不思改变呢?”

这个别人是谁?建国以来我没有这么好的记忆力,早忘记了。但终归有人说了这句话,我才会记在日记上并引发了几句议论。其实,我对南开女同学,自始至终,一直到今天是十分尊重,十分坦诚,十分友好的。这段话,正说明我并不赞同别人所说,而只是感到她们发言少,不作声,格格不能接近,这是当时的看法。

大家都会记得,60年前的重庆南开,男女同学之间很少,甚至可以说极少互相来往或交谈。除非在集会或午晴堂考试时,能见个面,但也不会相互说话。这大概是中国二千多年封建传统的影响—“男女授受不亲,加上南开的严格管理和传统风气。但中学正是每个人青春萌动时期,因此发生暗恋单相思的恐不乏其人(指男生)。我同意郑华同学信中所说:南开女生(至少我们48级的女同学)是不追男生的淑女型。我没有看见我们班哪位女同学去追男生的,像别处见到的人那样。……南开女同学是不是都是典型的好妻子?好母亲?”

这是60年前的现象,但能说这是正常的吗?中国自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帝制,1919五四运动反封建,一直在推珩男女平等、自由民主,为什么直到四十年代,男女同学仍格格不能接近,而为什么大家又不思改变呢?当然封建思想在中国根深蒂固,正如101岁的巴金老师所言: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完成反封建的任务,也没有完成实现民主的任务!最后只说一句话:“60年前也好,今天也好,我绝无贬低女同学之意。”我深信:没有好妻子和好母亲,就不会有好男人和好儿女。男人的军功章里,都有女人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