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開校友回憶      

世紀風雲 百年校慶

杨勤明

百年沧桑,历史巨变。有幸,我求学的小学、中学、大学,都已经历了世纪风云,欢度了百年校庆。我5岁时,进入家乡的上海浦东杨思小学,它始建于1906年,在那简易平房教室中,开始了我的求知生涯,直到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全家逃难到浦西法租界。200610月,我突然收到母校寄来的《杨思小学建校一百周年纪念》书刊,更令我惊奇的是,校史首页刊登着学校创办人杨友古的照片,竟是我的父亲。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了一件大好事而未宣扬,体现了老一代知识分子的高尚人品。201010月我到上海参加《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电力建设专委会第21次年会》,抽空专程去浦东拜访了故居及杨思小学,年轻的周伟星女校长接待了我,参观了宽敞明亮的四层敎学大楼。百年老校,薪火相传,桃李芬芳,它已成为上海浦东新区二星级示范校。

1948年考入清华大学名录

中学时代,是每个人一生中的黄金时代,从少年到青年,奠定了人生的世界观和价值观。1941127日珍珠港事变,日军占领全上海,我又随家逃难,辗转半年多,到达大后方的陪都重庆。重庆南开成为我的中学母校,南开中学创建于1904年,著名教育家张伯苓先生是创始人,除中学外,相继建立了小学、女中、大学、研究所等系列学校,他是南开的终生校长。百年来,培育出了共和国两任总理周恩来和温家宝、数十位两院院士、无数社会栋梁。南开的《日新月异、允公允能》校训、爱国主义精神和素质教育内涵,使所有南开学子,都受益匪浅,桃李满天下。200410月,百年校庆,我级同学及夫人122人,从大洋彼岸、全国各地,返校参加“金桂之聚”。我们都已届古稀之年,青春分手,白发重聚,情深义厚,激情满怀,南开是我们永远怀念的母校!

1948年夏,中学毕业。告别山城,一江春水向东流,返回故乡上海浦东。参加全国统考,有幸考取了清华电机系。那时可不是现在的高考几取一,而是百取一。清华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电机系则是报考人数最多的热门专业,美丽的清华园则是青年学子最向往的乐园,我庆幸自己能成为清华一员。在那里,度过了四年峥嵘岁月,奠定了人生的基础。毕业后,在火电建设战线干了一辈子,踏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全国除西藏、台湾以外的32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特区,都留下了我的足迹。1996年我国发电设备装机容量跃居世界第二,有我的一份汗水。

点击图片放大  
上海浦东杨思小学现貌 清华大学新建音乐厅
清华大学新建校史馆 清华大学老大礼堂

清华是1911年由美国退还的部分“庚子赔款”建立的,1928年正式更名为国立清华大学。2011年是清华百年校庆,424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大会。425日至28日,我班同学(电机系1948-1952)40人聚会(其中同学27人、夫人及子女13)1952年夏,我班毕业时,恰为108将,现已去世40人,失去联系4人,健在64人,除一人79岁外,都已达耄耋高龄。有柱拐杖来的,有坐轮椅来的,最年长的成都陈汉冕同学已届88岁米寿,精神矍铄、走路轻快,是我们学习的榜样。26日上午游览颐和园、下午同学聚谈,主要议论清华如何才能成为世界一流大学?27日参观清华校园,新建的新清华学堂、校史展览馆及音乐厅三大建筑连在一起,外墙呈朱红色,别具一格。校史展览馆展示了清华百年历史,培育出了17万莘莘学子。前38年,出了许多学术大师和各界名人;后62年,出了许多政府领导人和院士、将军,所谓“满清王朝”。清华人才辈出,但前后迥然不同。

前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致信清华,要反思办学之道。被称为“世界理工之王”的麻省理工学院,今年正好是150周年校庆,它培育出了7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校庆十分低调,主题是反思,如何继续走近研究的前沿及世界面临的最紧迫问题。而清华百年校庆,超规格地大张旗鼓,极尽评功摆好之能事,却无一点反思精神。60多年来,没有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没有出一个大师和思想家。清华展示的全是以胡锦涛为首的名人校友,MIT展示的是150件学生发明。清华有“中国麻省理工”之称,两者相比,在思想境界上存在巨大差距。国内外许多校友一致认为:今日清华,已经没有60年前独立自主的探索精神,不是一个思想和学术的前沿中心,而是一个培养“技术官僚”的机器,被称为“权力接班所”。大学为政治、经济服务,背叛了学术研究前沿之宗旨。1985年以来,清华理工科学生,85%去了美国,获博士学位者,80%留美未归,成为新一轮的“留美预备学校”。

顾秉林校长在百年庆祝大会上说:“清华争取到2020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到2050年达到一流大学前列。”(现在排名约在50多位),众所共识:大学的核心是必须具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充分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必须有一流的师资;必须教授治校、民选校长;让真正的教育家专职管理学校。而当前中国的教育体制是行政化、官僚化、商业化、功利化,部级校长、局级院长、处级系主任、等级分明。校长成为政治附庸,教授成为“权力、名列的吹鼓手”。不是有位教授对学生说:“你不达到年收入4000万,别来见我吗!”清华也难能例外。

有“清华之父”美称的老校长梅贻琦有句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并提出“通识为本、专识为末”的精辟论述。中国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和治校风格,并提出“教育独立、大学自治”,这些都是办好大学的至理名言和根本之道。世界一流大学应肩负提高世界先进水平的任务。

作为母校学子,我衷心祝愿杨思小学、南开中学、清华大学都能日新月异、自强不息,反思不足,为继续培育出更多的杰出人才和世界英才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