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何时才能跻身世界一流大学

杨勤明

清华大学,全中国数一数二的著名高等学府,被称为“中国的麻省理工”,集中了全国绝大部分理工科的高考状元,是华夏儿女、青年学子最为向往的大学之一。

2011424日,百年校庆,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了超规格、超声势、有国内外来宾和校友8000人参加的庆祝大会,党和国家领导人几乎集体参加。在一片歌功颂德声中,网络上却引发了一片批评、指责之声。赞扬者,列数清华出了13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80名省部级领导干部、96名将军、474名两院院士、14名“两弹一星”元勋。批评者,则认为60多年来,清华没有培育出一个真正的学术大师和思想家,没有出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仅指大陆清华,台湾新竹清华李远哲曾获诺贝尔化学奖),没有出一个世界知名的杰出人才。因此被称为:“权力接班所”、“中央党校清华分部”,认为清华迷失了方向,堕落了。

众所周知,清华是由一百多年前八国联军侵华,订立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赔款4.5亿两白银,后美国退还部分赔款,于1911年建立了“留美预备学校”清华学堂,1928年正式成立“国立清华大学”,因此它具有独特的人文和思想基础。百年培育学子近17万人,但前38年和后62年所出的人才迥然不同,以前大师名人居多,以后达官贵人居多。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四十年代,有著名的四位国学大师: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有载入史册的文、法、理、工四大学院院长:冯友兰、陈岱孙、叶企孙、顾毓琇;有蜚声中外的学术大家:胡适、罗隆基、潘光旦、闻一多等等。王国维因殉道而自沉于昆明湖,闻一多因争取民主、自由而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他们都是一些引领时代潮流的先进思想人物。杨振宁、李政道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出自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的西南联大,他们和华罗庚一样,因叶企孙这个伯乐识才而成名,但“大师的大师”叶企孙却在解放后最终贫困潦倒、流落街头、冤屈离世。全国解放后,凡知识分子都属于资产阶级范畴,是改造和打倒的对象,陈寅恪公开声明绝不盲从马列主义,拒当研究所所长,黄万里、袁永熙等573位优秀师生被打成“右”派分子。百年校庆时,已改正的“右”派分子和海外异议人士被拒绝返校,当年的造反派领袖蒯大富却奉为贵宾,与“文革”初期打死师大女附中校长卞仲芸的学生,今被视为知名校友,如出一辙。校友胡锦涛返校,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里三层、外三层地戒备森严,高处还配备了狙击手,何其恐惧乃尔?校庆特刊,以胡锦涛为首的政治领袖高居榜首,被喻为“万般皆下品、惟有权位高”;而台湾清华,只列出了14位著名学者和诺贝尔奖获得者,两地价值观,迥然相异。清华已丧失了前38年独立自主的探索精神和引领社会及世界潮流的自由思想,被称为“驯服工具养成所”和“堕落”的清华。

执掌清华大学达17年之久的老校长梅贻琦、被称为“清华之父”、“终身校长”、对清华贡献最大,他有句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当然,大楼也很重要,没有一定的硬件设施和科研条件等物质基础,也不可能建设成为现代化的一流大学。但更重要、更关键的是有独立自主、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学术环境和一流的教师人才。大学的宗旨:一是出人才;二是出学术。一所大学应该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脊梁,没有独立自主、学术至上的精神,就不可能建成世界一流大学。首先,大学应该是一个独立的法人,有自主权,它不是“衙门”或“衙门”的附属品,正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必须有充分的自主权一样。

返观中国近代史,高校人才最集中的有两个时期:一是“五四”前后,群星灿烂,如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张伯苓---;二是抗战时期,人才辈出,如梁思成、钱钟书、费孝通、竺可桢---。当时的物质条件,比现在差得多,却产生那么多杰出大师。现在的大学资源比过去优越得多,但如“航天之父”钱学森临终慨叹:“为什么当今中国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其实,钱老应该心知肚明:现在的大学,大楼越盖越豪华,大学精神却越来越沦落退化。当今中国大学的行政化、官僚化、商业化、功利化气息越来越浓,学术成为赢利手段,专业成为升官发财的工具,教授只奔课题和经费,论文抄袭和校领导贪污受贿已不是个例。忘记了做学问,忘记了社会责任,一味追求名利地位的功利主义盛行。学生不敢挑战权威,缺乏批判思维和创新精神,这和东方文化尊师重道的历史悠久传统分不开,唯唯诺诺,不敢异议,这种状态,怎么可能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大学自治、学术自由、教授治校是现代大学管理的三项基本原则,前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在深圳自办南方科技大学,历经磨难,一波三折,筹备四年,直到2010年底,教育部方予批准。全国各地自荐或推荐学生入校,最后录取了45名优秀学生,教育部却勒令参加今年统一高考,被学校拒绝。朱校长提出“去行政化、学术至上、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高校革新宗旨,颠覆了传统理念,挑战了权威体制,全国瞩目。这一炮能否打响,将成为中国高校体制改革的先锋和序曲,公众拭目以待。

去年在南京召开的第四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会上,美国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汉尼斯直截了当地说:“中国要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快则20年,慢则50年”。清华校长顾秉林在百年校庆大会上宣告:“10年后到2020年清华争取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到2050年达到前列”,但愿如期实现。如果中国的高校体制不改革、大学不独立,独辟蹊径很难!如果大学精神和办学理念不解决,则建成世界一流大学,更难!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