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作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说起

杨勤明

20121011日,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宣布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颁奖词为“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顿时全国掀起一片“莫言热”,其著作在各书店纷纷畅销以至断货,报刊舆论充满颂扬赞美之声。认为莫言作品“风格独特、语言犀利、想象狂放、叙事磅礴”,而莫言自评却十分低调:“善良、懦弱和谨慎。希望大家尽快冷却下来,不要热衷于个人,要热衷于文学”

中国人盼望诺贝尔奖久矣!自1901年颁发诺奖以来,全世界已有约800余人获此殊荣。唯独拥有13亿人口的世界第一大国却始终无缘,这里是指大陆的中国人。实际上以华人计,莫言是第12人,以国人计,他也是第3人。现列表如下:

1.                      李政道:1926年出生上海,美籍华人,1957年获物理学奖,时年31岁。

2.                      杨振宁:1922年出生安徽,美籍华人,1957年获物理学奖,时年35岁。

3.                      丁肇中:1936年出生美国,美籍华人,1976年获物理学奖,时年40岁。

4.                      李远哲:1936年出生台湾,美籍华人,1986年获化学奖,时年50岁。

5.                      达 赖:1935年出生青海,中国人,1989年获和平奖,时年54岁。

6.                      朱棣文:1948年出生美国,美籍华人,1997年获物理学奖,时年49岁。

7.                      崔 琦:1939年出生河南,美籍华人,1998年获物理学奖,时年59岁。

8.                      高行健:1940年出生江西,法籍华人,2000年获文学奖,时年60岁。

9.                      钱永健:1952年出生钮约,美籍华人,2008年获化学奖,时年56岁。

10.                     锟:1933年出生上海,英籍华人,2009年获物理学奖,时年76岁。

11.                   刘晓波:1955年出生长春,中国人,2010年获和平奖,时年55岁。

12.                     言:1955年出生山东,中国人,2012年获文学奖,时年57岁。

因政治上的原因,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达赖与刘晓波,中国当局均不承认。达赖喇嘛现流亡海外,刘晓波以“煽动颠覆政府罪”被判刑11年,现关在监狱里。莫言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共党员,是体制中人,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得到当局的大力赞扬。但他自己说得好:“诺贝尔奖是文学奖,不是政治奖。我的获奖是文学的胜利,不是政治的胜利。我是从人性角度写作,站在伦理的角度,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打破阶级和政治的界限,不为哪一个党派和集团服务。对一切不公正的现象进行毫不留情的批判,文学作品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应该暴露黑暗,揭示不公。希望刘晓波能尽早获得自由。”200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高行健也说过:“文学一旦弄成国家的颂歌,民族的旗帜,政党的喉舌,或阶级与集团的代言,就丧失了本性,不成其为文学,变成了权力和利益的代用品。文学不能成为政治工具。20世纪中国文学的劫难,正在于政治主宰了文学,作家要赢得思想自由,除了沉默,便是逃亡。”高行健是中国人期盼已久的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的著作《灵山》真实地记录了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的生存现状和心灵轨迹,却不符当局要求,成为禁书。自然拒绝宣传,国内许多人根本不知道他。

在自然科学领域,无论是物理学、化学、生物医学和经济学,中国大陆至今无一人获得诺贝尔奖。这是为什么?只能证明中国教育的失败和中国体制存在问题。众所周知,中国教育是灌输、填鸭式的,盛行应试教育,而西方则是启发、引导型的,提倡素质教育。我国教育家蔡元培早就提出过“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兼容并包”的教育方针,但在当今中国的现实是“统一思想、控制舆论、独尊马毛(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扼杀了人们的创造性。用强制方式,向人们灌输特定的哲学思想和政治观点,扭曲了民众的人格,扼杀了人的良知,贬低了人的尊严。只能培养出驯服工具、顺民与奴才。没有思想自由与学术自由,当然也很难出现诺贝尔奖获得者。如钱学森临终之问:“为什么中国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近日,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教授给教育部写了一封《公民建议书》:建议取消大学及研究生入学考试中的“政治”科目,去除大学生公共必修的“马克思基本原理”及“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概论”等课程。教育部答复说:“张的建议不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张教授又提出“要求公布国家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至今未有下文。众所周知,在当前公布的国家有关文件中,都已不提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什么大学必修课就不能取消呢?再看国家是否重视教育,1993年就提出教育经费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即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以上,但已过去20年。至今未能实现。

追求自由是人类的本性。“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不自由,毋宁死”,这些中外名言,早已家喻户晓,深入人心。无数国内外先烈,为了自由而抛头颅、洒热血。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也明确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但至今未实现。中国社会科学院原美国研究所所长资中筠(1930年生)说:“我们这代人,生于忧患,长于国难,做梦都希望民族振兴,但在当前一片崛起声中,似离当年响望的道路渐行渐远。中国人不同程度地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当今中国的教育问题最为严峻,从幼儿园开始,传授的完全是扼杀人的创造性和想象力的极端功利主义。教育再不改变,中国人种都会退化”。人种退化,这是何等严重的问题。

十八大召开在即,习近平即将接班。据传他拟学习台湾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并将毛泽东遗体从天安门广场迁至湖南韶山,入土为安(当年毛泽东与中央领导人曾一致签名同意火葬)。是否如此?人民拭目以待,望眼欲穿。别认为这都是“谣言”,许多事情最后证实,所谓“谣言”往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如王立军案,当初传闻现在证明都是百分之百的事实。相反,媒体公开报道的往往都是报喜不报忧、扬美不言丑的信息,歌功颂德,真话不敢说,有不同意见就认为要推翻政府。一个没有思想、没有信仰、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难怪资中筠说:“中国人种都会退化”。最近香港公民反对国民教育,根源在此,实乃反对“冼脑”也!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