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回复

杨勤明

春泽团友:谢谢来信。

拜读了您的万言长篇宏文《解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很有启发,仍存疑义。我认为,首先得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过去认为社会主义的三大特征是“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现在都突破这个界限了。那么,现在认为社会主义的特征应是什么?世界上现有几十种社会主义,希特勒也自称为国家社会主义,究竟谁是较为正确的?这个连邓小平都自认未搞清的问题,谁又能说得清楚?我们现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据云还需过渡几百年,那么是否还有社会主义中级阶段?前苏联自称已进入发达社会主义,发达社会主义的标志又是什么?众所周知,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是共产主义。由于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苏联亡党亡国,现在的全世界人民,究竟还有多少人相信共产主义?过去认为共产主义是人类未来的理想,现在多数人认为它只是一个乌托邦,“各取所需”或“按需分配”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正如勃列日涅夫所言:“共产主义只是用来哄哄老百姓的空话”。社会发展无止境,没有终极目标。

至于“中国特色”,我的理解很简单,那就是四个字:“一党专政”。现全世界仅存的廖廖几个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中、朝、古、越,都是这个特色。当然,一党专政也有好处,就是施政效率高,但不平等,无民主。在共产党领导下,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从宏观纵向看:人民生活、综合国力、国际地位、GDP都空前提高,成绩巨大。但从横向微观看,种种不良社会现象如:贪腐严重、贫富悬殊、等级分明、分配不公、生态破坏、环境污染、道德沦丧、诚信尽失、有法不治、有宪无政。这难道是理想的社会主义吗?瑞典等北欧诸国似乎比我们更接近社会主义。王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赴英国考察后,就说过:“他们加上共产党领导,就是社会主义了”。当然,国情不同,我们不应也不可能照抄照搬他们的模式。

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自幼受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和“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传统教育,都十分爱国。当年看到国民党腐败,没有希望;共产党廉洁,讲平等。抱着“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统一、富强的新中国”的殷切愿望,建国前在清华,参加革命,入团入党。现在六十多年过去了,这四大目标却一项也未能真正实现,谁能不失望?我自认为是一个有良知的爱国知识分子,关心国家盛衰,党的兴亡。我决不希望亡党乱国,只是衷心企望党能自我改革前进,不要固步自封。当前凡有识之士都一致希望加速政治体制改革,这是根本。但受到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和阻碍,政改一直停滞不前。最简单明显的例子,如建立世界通行的“官员财产公告制度”,喊了多年未能实现。据云在全国人大表决时,99.9%的代表投了否决票,因为他们基本都是“先富起来”的“官二代”、“富二代”,财产上千万。网上公布:有些小小市长、不大的官员,财产超亿,房有几十套,甚至上百套。国民党只有四大家族,共产党何止四百、四千大家族。还听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很多人都已加入外国籍,怎么能让外国人来讨论、决定中国的国家大事呢?为什么那么多高干子弟和100多万官员的家属,都跑到共产党一直视为敌人的美国去了呢?流失到国外的资财已达千、万亿。我们国家,唱歌的都能当将军,连红三代的“白痴”也能当将军,这也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中国特色”吧!令人心忧。

中央新领导班子现已上台,听其言,尚满意,但更需观其行。前温家宝总理在国内外十多次呼吁政治改革,多次提要与普世价值接轨,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无人响应,行胜于言。又如薄熙来案情已十分清楚,为什么至今不能公开宣判?十分错误的“六四事件”已过去23年,为什么至今还不敢平反?邓小平说过要对毛泽东重新评价,为什么至今不敢进行?群众为什么要求撤消中宣部和政法委,因为这是套在人民头上的两个紧箍咒。如果习近平能学学蒋经国,开放“党禁”和“报禁”,民主竞争,言论自由,那就好了。“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我赞成邓小平的说法:“只要有利于加强综合国力,有利于促进生产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说是什么主义都行”。我也同意胡适的提法:“少说点主义,多研究点问题”。能尽快尽多地研究解决上述中国社会目前存在的诸多问题,比讲什么主义都好!

恕我说话直白,我是怎么想就怎么说。你是高层体制中人,有些话不能明说。我的处世原则是: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做事,坦坦荡荡、真真诚诚待人,高高兴兴、潇潇洒洒生活。不说套话、假话和空话,只说真话、实话和心里话,一切都是实话实说。说得不对,希您指正。祝

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2013.3.18

附注:江春泽同志系欧美同学会合唱团团友,曾任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国外经济体制司司长。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