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系统三大部级贪官

杨 勤 明

   互联网公布了中国近年因贪污受贿而落马的省、部级以上高官名单及照片,总计有100余人。其中电力系统三人:高严(正部级、 还是两届中共中央委员)、查克明(副部级)、林孔兴(副部级待遇)。现简述如下:

一。高严:

1942年出生于吉林榆树县。19598月入长春电力学校学习,196212月分配到吉林热电厂,任车间技术员1965年入党,他为人圆滑,善于投机,从此,官运亨通,一路高升。从厂团委书记、分场党支部书记、副厂长、吉林省电力工业局副局长、局长。到19881月,升任吉林省副省长、组织部长、省委副书记、省长,几乎每二、三年即升官一次。19956月,调任云南省委书记,19978月又调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党组书记,兼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正部级)。真是步步高升,飞黄腾达,升官又发财。

貪官高严及其情妇杨珊

19961月高严任云南省委书记时,在红塔山卷烟买卖中当中介人,收取了红塔烟草集团公司好处费2万美元及非法红利180万港元。在19982002年期间,当了电力老大,支持其子高新元在电力系统承包工程总额达3亿元人民币,受贿1080万元人民币及5万美元。其七姑八姨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达5亿元人民币。在云南省时,省电视台美女主持人杨珊成为高严的情妇,包养数年。调北京电力部后,在上海另设行宫藏娇,与杨珊共享奢华。19992002年期间,以“治病”为名,在上海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食宿费达1万元,共耗费了84万元。2001年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好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由公司承担一切费用。自己又拿出脏款293万元,另购一套豪华住宅,狡兔三窟,寻欢作乐。每天在床上,拥着情妇,用电话遥控北京的国家电力公司日常工作。真是荒唐至极。

20027月,有关部门开始调查。高严让杨珊转移财产500多万元、劳力士手表6块及大量金银首饰等珍贵财物。20029月,突然神秘潜逃,不知去向。一说去了澳大利亚,但官方未证实;一说隐蔽在美国当寓公,因其弟高铭及儿媳早已移居加拿大;也有说仍在国内,他和某中央领导关系密切,只是被保护性地隐姓埋名而已,以免连累后台。高严潜逃前,据说做了整容手术,企图改头换面,从人间消失。但每一个人做了坏事,到晚年必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在人世间也必会遗臭万年。而当局和有关部门为什么至今不发通缉令呢?

二.查克明:

193910月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大专文化,一直在山东省电力系统工作,从基层技术员做起,逐步提升,工程师、工地主任、公司经理、直到山东省电力工业局局长。进一步提升为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还兼任中国华能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一生可谓兢兢业业,辛勤工作,对电力事业作出过贡献。但在晚年却犯了错误。

查克明的主要犯罪事实是:19962月至199712月任电力部副部长期间,负责电力工程招标,先后接受日商贿赂6.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0.6万元)。第一次于19962月赴日本考察时,收受日商给的试探性零用钱1000美元(折合人民币8316.7元);第二次是在下半年于电力部办公室接受日商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3244元);第三次是在199710月于长城饭店收受日商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07292.5元);第四次是199712月在北海公园一家饭店内收受日商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07242.5元)。当时正值浙江省嘉兴电厂二期工程招标,查克明提供帮助,泄露内情,使日商顺利中标。事发被捕后,家属退还了人民币38万元,美元1.4万元,港币2.3万元,日元2.3万元。2001928日法庭一审判决:查克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查不服,上诉至高级人民法院被驳回,维持原判。此案涉及7名厅局级干部及多个处级干部,分别被判刑。

三.林孔兴:

19404月出生。196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分配到河南省电力系统工作,随后到新疆参加电厂建设,工作了多年。从19765月到199412月,调回河南省,先后在新乡火电厂任技术员、工程师、生产技术科科长、副厂长兼总工程师、河南省电力工业局基建处副处长、办公室主任、副局长、局长。后又升任华中电业管理局副局长、局长,19982002年期间担任中国华中电力集团公司总经理(正厅级、副部级待遇)。

林孔兴夫妇在法庭上

在华中电业管理局任领导时,利用职务之便,伙同妻子王萍收受贿赂4次,受贿贪污金额100万元;为亲友非法牟利200万元。其女儿林海夫妇利用林孔兴的权力承包工程,牟利高达8286万元。2004年林企图外逃,在首都国际机场被当场截获。拘捕后第一次庭审,持续达10个小时。后全面翻供,因其女儿及女婿都已外逃加拿大,受贿证据难以认定,最后确认受贿金额为369572元人民币。200541日法庭判决:林孔兴以受贿罪判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起妻王萍(科级干部)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追缴脏款36.9万元。此案涉及35人被捕,10多人被判刑。

据有关资料报导,仅在20011月至11月不到一年期间,国家电力公司系统共涉案440件,处分461人,挽回经济损失2181万元,全系统查出违法违纪金额合计3869万元,电力工业系垄断体制,权力集中,导致职务犯罪易发、多发。

上述三名部级干部,从青年时期学校毕业,当一个普通的基层技术员做起,都曾勤奋工作,为我国电力事业作出过贡献,直到担任部级领导岗位。但他们在权力与利益面前,不能自持和洁身自好,最终身陷囹圄或潜逃隐居。当然,这和他本人的品质与修养有关,如高严,好大喜功,高人一等,据云他在西单国家电力公司的办公室,就有120平方米之多,一人独占。上楼有专用电梯,自称腰痛有病,特制专用座椅,连出差乘坐飞机、火车,或开会,都必须带上他的专椅,专人侍候。长期包养情妇,挥霍了国家大量资财。贵为百万电力职工的一把手,却纵情声色,不问政事,远在外地遥控办公,这真是“中国特色”。据查:中国80%的贪官都有“二奶”。

中国的贪污受贿愈演愈烈,层次也越来越高,众所周知,这是体制性的腐败。权力太大、太集中,无人敢于监督领导。大家睁一眼,闭一眼,任其胡作非为。如高严干的这些丑事,难道无人知晓吗?一个好的体制,能使坏人不敢做坏事,使坏人变好人;而一个坏的体制,一个无真正法治、无公众监督的体制里,能使好人也无所顾忌地敢于做坏事,能使好人最终也变成了坏人。美国总统布什曾说:“我是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珍贵的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把他们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四面插着五根铁栏杆:选票、多党制、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军队国家化”。这五根铁栏杆,在中国似乎一根也没有,任凭老虎在那里肆无忌惮地咬人、吃人。习近平最近说过:“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实现?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