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刘晓波、会大得人心

刘晓波,何许人也?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中国知名异见人士,现被关在监狱里。他1955年出生,早年曾当过知青和工人,1984年北师大硕士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88年获博士学位。1989年“六四”事件中曾被捕,后免于刑事处分。19951999年又曾两度以“扰乱社会”罪被劳教。曾任独立中国笔会会长,2003年获“杰出民主人士奖”。20081210日,303名学者、教授、律师、作家、工程师、研究员等各界人士,以“公民群体”名义,发布联名签署的《零八宪章》,刘晓波是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2008年是中国立宪100周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10周年。为了追求自由、平等、人权的人类共同普世价值和民主、共和、宪政的现代政治制度,这些人士共同拟制并在网上公布了《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以“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为基本理念。提出19项基本具体主张:1.修改宪法;2.分权制衡;3.立法民主;4.司法独立;5.公器公用(军队国家化);6.人权保障;7.公职选举;8.城乡平等;9.结社自由;10.集会自由;11.言论自由;12.宗教自由;13.公民教育;14.财产保护;15.财税改革;16.社会保障;17.环境保护;18.联邦共和;19.转型正义。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这样一份由303名公民群体发布的《零八宪章》,网上立即有上万人表示支持。我也反复看了几遍,找不出有什么错误,更谈不上犯罪。而且正反映了广大人民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平等、宪政的共同愿望。但当局却以第18条主张中提出了“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以及文中提到“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为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的说法,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2年。现监禁于辽宁省锦州监狱。南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大主教代表全球诺奖得主,发起了一项敦促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及其被监视、软禁的妻子刘霞的全球公民请愿运动,很快获得全球30万人的签名支持。请愿书说:“刘晓波作为唯一一位在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我们认为,政治犯、思想犯的存在,无助于建立负责任大国的形象,结束这种情况,是中国走向政治文明的重要条件。”

最近,网上传闻,中共高层正在商讨对于刘晓波的处理意见,是否作出提前释放的决定,或以身体健康为由,假释刘晓波。近日,已被监视软禁了26个月的刘霞也首次与媒体见面,似有放松并改正“六四”事件的迹像。据云,在中共召开十八大之前,就有释放刘晓波的打算,但该案是由时任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亲自签署决定,又处在十八大前夕的敏感时期,加上政治局委员的意见也分岐不统一,只能暂行搁置。究竟能否释放刘晓波,最后需由政治局常委讨论决定。该案影响很大,当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以“表彰刘晓波长期以来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国争取基本人权”,决定颁发给他和平奖时,中国外交部曾以“干涉中国内政”为名予以谴责,故国际影响较大。关于“六四”事件,邓小平能纠正毛泽东的“文革”错误,为什么习近平不能纠正邓小平的“六四”错误?赵紫阳早就说过:“平反比不平反好,早平反比迟平反好”。

“以言获罪”与“文字狱”,是中国封建社会历朝历代的传统,一直到今天,仍屡见不鲜。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威权主义专制国家,老百姓的一言一行和不同意见,都可能遭到迫害和镇压。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当局以“整风”为名,反复动员民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谁知这是一个“诱饵”和“阳谋”,一些天真的知识分子,确实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提出了许多宝贵的、中肯的、针对现实的真知灼见,未料当局言而无信,实施了“言者有罪、闻者不戒;有则不改、无则加重”的政策,将全国317万民主人士、知识分子等精英人才打成“极右分子”、“右派分子”、“中右分子”,成为“地、富、反、坏”之后的第五类敌人,使他们遭受了20多年的非人劳改生活,丧失了宝贵的青春岁月,不少人甚至命丧黄泉。最后,轻描淡写地以“改正”和“反右扩大化”了事。1959年庐山会议,忠心耿耿、直言无忌的彭大将军、开国功臣彭德怀,仅仅因为一封在农村调研后、反映真实情况的“万言书”,就被打成“野心家”、“阴谋家”、“反党集团分子”、“军事俱乐部头子”等罪人,在“文革”中被迫害冤死。接着在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反右倾”运动,又有300多万党政干部遭殃。十年“文革”,全民内乱,这就不说了。1989年“六四”事件,爱国学生悼念胡耀邦,要求惩治腐败,要求领导公布财产,这有什么错?广大百姓,送吃送喝,都积极支持学生。但当局却以“动乱”为名,调集20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及两个坦克师,用机枪、坦克、开花弹血洗天安门广场,武装镇压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更有甚者,八辆坦克,四辆一排,在西长安大街上高速疾驶,追逐正在撤退中的学生队伍。体育大学应届毕业生方政被碾断了双腿,即是明证。“六四”究竟死了多少人?是几百人,还是上千人?至今仍是个谜。2008年,“公民群体”303人发布的《零八宪章》,一个仅仅五千字的宣言和建议,当局为何如此害怕?难道它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为什么不敢将它公诸于众,让全民来讨论呢?当然,当局还是“宽大为怀”,仅仅抓捕了刘晓波一个人,没有听说其他302人被捕。但请喝茶、谈话甚至监视、监听或软禁是必然的。否则,没有在《零八宪章》上签字的其妻刘霞为什么也要被软禁26个月呢?“六四”事件中反对武装镇压的总书记赵紫阳,全中国一把手,不是也被软禁了16年,一直到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世界吗?,零八宪章》在网上公布后,立即有万余人表态支持;刘晓波被捕判刑后,很快全球有30万人签名要求把刘释放,这是人心所向。“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早日释放刘晓波,是民心所向,不仅会得全中国人民的心,也会得全世界人民的心,表现出一个真正负责任的文明大国的形象!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