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丑闻,震惊全球,揭秘曝光 伸张正义

201369日,美国原情报机构工作人员爱德华斯诺登在中国香港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棱镜》计划。该计划将全世界每一台电脑和每一次通讯电话都处于无所不在的《棱镜》监控之下。就是说:只要你选择登录互联网,就有一双眼睛在密切注视着你,一切商业秘密、军事信息、经济活动、社会行为、个人隐私、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美国情报机构掌控之中。据斯诺登曝料,不仅是网络监控,美国国家安全局还对欧盟驻华盛顿外交使团和驻联合国办事机构大楼的会议录音、人员谈话及电话通话进行监听,并窃取电脑文件、监视电子邮件。美国情报机构还对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利普修斯大楼内的通讯设备进行实时监听,表明欧盟也是美国的一个监控目标。不仅是欧盟,还包括日本、韩国、印度、墨西哥、土耳其等其他盟国。朝鲜、伊朗、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等国更是重点监控对象,也包括南美各国及美国自己的公民。最近透露,甚至监控联合国会议。斯诺登的揭秘曝光,使世界各国都感到“担忧、震惊和愤怒”。尤其是欧盟,欧洲议会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布鲁克批评说:“无法容忍!美国号称是自由的土地,现在已经完全背弃这种称谓”;欧洲议会绿党议员认为:“这是法治的崩溃。欧盟应该把美国告上国际法庭,让他接受教训”;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法国不能接受伙伴和朋友之间的此类行为,不应该对欧盟驻外使馆和欧盟办公机构进行监控,要求美国立即停止”;德国司法部长施纳伦贝格称:“这种行动会让我们想起在冷战中使用的伎俩。我们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美国会把欧盟视作敌人”。斯诺登曝料称:“近10多年中,美国情报机构一直入侵中国境内的电脑和通讯系统,获取有价值情报,进行网络攻击,列网袭名单榜首”。但美国却“贼喊捉贼”,近年不断指责中国黑客入侵美国网络,窃取军事和商业秘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声称:”中国是受网络攻击之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反对黑客攻击,网络空间需要的不是战争和霸权,而是规则和合作“。

事发后,美国总统奥巴马辩称:“网络监控的目的是为了反对恐怖主义,侦查恐怖分子,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得到议会批准,国会授权,该项目不针对美国公民和在美国的人。”实际上,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球10多亿凡使用互联网的人,都在监控范围之内。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秘密项目,早在2007年小布什任总统期间就已经开始,要求美国所属网络公司上交所有用户的通讯记录,并在光纤电缆上装设窃听装置。斯诺登公开曝光了《棱镜》这个重磅炸弹,震惊全球,不亚于2010年《维基百科泄密事件》,立即被美国政府认为是“叛国者”,下令通缉,并注销其护照,要求中国及俄罗斯予以遣返。

斯诺登,何许人也?1983年出生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今年30周岁。2003年加入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后退役。在中央情报局(CIA)当技术助理,2007年派往瑞士日内瓦,接触机密文件。2009年开始为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商工作,接触并负责复印监听计划的机密材料。他认为“政府对网络和通讯进行监控,违反了美国法律和宪法”,个人自由是美国立法之本,保障个人隐私是人权之一。“我不愿生活在一个一言一行都被他人记录的世界里”,于是他决定出走。于2013520日,抛弃年薪20万美元的工作,抛下父母和女友,只身前往香港,联系媒体,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及英国《卫报》采访,于69日公开曝光《棱镜》计划。虽然受到美国政府的通缉,但很多美国人及世界人民都认为他是“英雄”,敢于揭露美国政府的侵犯人权行为。斯诺登自己公开声明:“我既不是叛国者,也不是英雄。我是美国公民,相信言论自由,公众应有自己的观点”,他认为自己是爱国的,没打算损害美国的利益。对自己的揭秘行为,既不害怕,也不后悔。623日,斯诺登离香港飞往莫斯科,原打算转飞南美寻求政治避难,但因护照被吊销,只能滞留在莫斯科机场中转站,曾向21个国家申请政治避难,许多国家法律规定,只有本人到达该国领土后,才能允其政治庇护,故只有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尼加拉瓜等国总统表态同意。716日,斯诺登向俄罗斯当局提出避难申请。美国则一直要求俄遣送引渡斯回国,接受审判;俄拒绝交人,认为过去美方也曾拒绝俄要求遣返的人员。美俄搏奕,矛盾加深。731日,俄联邦移民局批准同意斯诺登临时避难一年。81日,斯离开机场去到安全的地方。美方感到非常失望,810日,美国宣布取消9月初在圣彼得堡召开G2国际会议时奥巴马与普京的原定会晤。但斯诺登事件只是原因之一,美、俄在核武器、导弹防御、叙利亚、伊朗人权等一系列问题上,都存在分岐。奥巴马声称需重新评估美、俄之间的关系。而美、俄外长及防长“22”会议,在中断六年之后,仍如期召开,说明美、俄之间虽有分歧,仍坚持对话。

英国《卫报》记者称:斯诺登既不愿沉默,也不会屈服。他手里掌握着三张牌:一是手上有上万份文件和足够多的信息,包括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控模式与运作兰图等,他已将这些资料保存在世界各地的网络存储空间,他也不会随意公开这些信息;二是一旦他遭遇不测,将有指定的人拿到他所掌握的机密文件,公之于众;三是希望媒体重视其公布内容,而不是其个人,拒绝媒体对其采访要求。

最近,斯诺登又透露了一些有关中国的信息。中国贪官历年转移到国外的存款已达4.8万亿美元,约合30万亿人民币,主要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南亚等国。他们在国内的资产尚有房地产、股份、基金、收藏、证券等,贪官们的国内外总资产可达100万亿人民币,相当于近两年GDP的总和。自1978年改革开放后,到2012年,GDP总产值约为800~1000万亿人民币,如按国际惯例商业佣金为5~8%,则100万亿是可能的,贪官们掠走了历年GDP总产值的10%以上,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又据前维基揭密,在瑞士银行,存有中国高官5000余人的大量存款。为何要存到国外银行?多为不义之财。中国贪官,已居世界之冠。

在当今全球化和高度信息化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与整个世界链接在一起。任何国家都无权垄断互联网,更不能借助技术优势将世界人民玩弄于股掌之间。网络霸权和网络恐怖主义,与网络犯罪一样,都是对全世界人民的伤害,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国际社会公正合理的网络秩序。愿美国政府不要忘了自己“自由、民主”的立国之本,不要任意妄为,触怒全球人民。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