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迟到了47年的道歉

2013年国庆节七天长假的最后一天,107日下午,在北京八中对面一家茶社的会议室里,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会议。是共和国十大元帅之一陈毅的儿子陈小鲁、现已67岁,组织同学向当年八中在“文革”中受过伤害的老师道歉的别开生面的一个会议。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现都已白发苍苍,旧事重提,无不怆然涕下。

47年前,一场风暴,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幼稚的、尚未成年的中学生首先被动员起来,“红卫兵”潮席卷全国。“伟大领袖”八次接见全国1200万手持“红宝书”的近似疯狂的懵懂青少年,接受号召,向资产阶级和一切“牛鬼蛇阵”开火。北京市的各中学都爆发了对校领导和老师的批斗,师大女附中的一把手、党支部书记卞仲耘首先被她的女学生们活活打死,打人者反被“领袖”在天安门城楼接见:“不要文质彬彬,要武麽!”该女学生是当时沈阳军区政委宋任穷之女宋彬彬,女附中红卫兵头目,立即改名为宋要武。陈小鲁是当年北京八中“造反”学生领袖,革委会主任,八中学生多为当年中央领导子女,出身好,自然斗争性更强,校领导都被当作“黑帮分子”批斗,党支部书记华锦不堪受辱,自杀身亡;教师高家旺也自杀身亡;党支部副书记韩玖芳被打致残。在那段疯狂的岁月里,陈小鲁的名字广为人知。据不完全统计,当年被打死或自杀身亡的北京市学校领导及老师多达1600余人,师道尊严和人道主义何在?!

凡有良知的人,做了亏心事,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只有反省和真诚的道歉才能解脱。陈小鲁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文革”违宪违法是错误的,批斗校领导和老师更是错误的。经认真反思,他曾到几位当年遭受批斗的校领导前当面致歉:“老师,对不起了,当年让你受苦了!”。但他还觉得,自己是当年红卫兵头头、校革委会主任,自己还欠老师、欠全社会一个“公开而正式的道歉”,于是才有了107日这场前所未有的道歉会。老师们说:“当年的错误,不能简单地归罪于那一个人,是整个大形势所趋。但要总结这一段历史,不要人治,要法治,今后永远不要再出现类似的问题”。但遗憾的是,至今有些花岗岩脑袋的毛派人士,竟要求复辟到毛泽东时代。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实际是“文革”的变种和重演。直到今天,还没有听说当年打死卞仲耘女校长的人出来道歉,说一声对不起“,而当局也不准再提”文革“的错误!一份口头道歉,当然还不足以弥补当年的伤痛与罪恶,一声”对不起“,怎能抵销一个个活脱脱的宝贵生命。但是,在47年之后,虽然时间晚了一些,仍不失为人性的回归,道德的自觉,时代的进步。那么,“文革”中2000万人命丧黄泉,1亿人挨整,应该由谁来道歉?文壇元老巴金曾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以史为鉴·,警示后人,但至今未见踪影。但历史不会永远沉默!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