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同窗团聚  情深谊重心欢

人的一生,需要爱情、亲情和友情,缺一不可。到了老年,友情特显重要。老同学相聚,叙旧话新,无话不谈,百无禁忌,更是一件令人十分愉快、有益身心、延年益寿的好事。几十年前,同窗同室,朝夕相处,情同手足;几十年后,经历了沧桑岁月,有的已经走了,有的出不了门了,能够外出和同学在一起团聚,就十分不易。

点击图片放大

张锦同学聚会照片
清华同学聚会合影
南开同学聚会合影

927日,国庆前,老伴张锦的老同学10人,相约来到我们住的四季青敬老院聚会。原定上午9点半,沈玉芝810分就到了,可谓相见心切。其余9人相继陆续来到,崔鑑从房山县来,马普静从密云县来,路上往返需4个小时,凸显同窗情深。他(她)们都是同校毕业的大夫,退休前都是每个医院的骨干或单位精英。王甫群是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企业医院协会会长,在医院体制改革、业务评比等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曹广忠支援西藏20年,殊为不易;崔鑑是房山医院业务院长,当地远近闻名,被称为房山县“四大金刚”之一;马普静是政协委员,工作繁忙。大家天南地北,畅聊了两个多小时,即到一楼餐厅吃饭,十菜一汤,荤素俱有,五粮液酒、法国香槟、燕京啤酒,觥筹交错,举杯共祝平安快乐、健康长寿!大家一致认为我们选择到敬老院生活,十分正确。自由自在、轻松愉快、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有利于延年益寿。临别,每人赠送了我新出版的80万字、附90张照片的《耄耋随笔》。在房间内合影留念后,漫步经过院内绿树红花、鱼池小桥,一直送出大门外,马普静和老伴拥抱告别,真是依依不舍。两天后,接到曹广忠和张祺的电话与电邮:“大作内容丰富,观点鲜明,说了我们大家都想说而又不敢说的心里话。充分表达了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爱国爱党之心和忧国忧民之情。文如其人,人如其名,勤奋明理,凸显正直人生,高尚品格。以耄耋之年,仍笔耕不辍,拳拳之心,跃然纸上,直抒胸怀,有理有据,名为“随感”,实为“鸿论”,是一个追求真理、敢想敢说、有胆有识、有良知的真正共产党员,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这些溢美之词,是对我的鞭策与鼓励!

104日,清华电机系1952届同班老同学及部分老伴共10人也前来四季青敬老院聚会。邹慎修夫妇住在北京市东北的六铺炕,怕路上堵车,8点半就由儿子开车送到。他说去年躲过一劫,捡了一条命。他患了很少见的“间质性肺炎”有3个同学患此病,2个都不治离世了,其中包括我班同学王正华。他先住在安贞医院,久治不愈。幸亏他的老伴是大夫,懂得如何护理,悉心照料。儿子又从网上查到北京治疗呼吸科疾病最好的医院是协和及朝阳医院,他立刻转到朝阳医院并找到最好的专科医生,终算保下了这条命,前后折腾了半年。他总结了两条经验:一是有个当大夫的老伴是幸事,我深有同感;二是有病必须找最好的针对性强的专科医院和医生,以免耽误病情。董贻正从很远的东六环坐地铁过来,花了两个小时。钱圣巳夫妇住的较近,他也柱了拐杖。谢桂林夫妇是老伴张锦的天津老乡。大家通报了同学情况:钱学熙及杨建国现正住院;杨德晔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了;袁季修早已坐轮椅;;吴麒患前列腺癌,住医院化疗两个月刚出院;管彤古昨天去看望了已卧床17年、现住养老院、我班年龄最小的女同学周骞,病况基本未变,三餐需人喂食,头脑尚清楚,远在美国的唯一女儿一周来一次电话,一年回来探望一次。大家都说管彤古是个大好人,自己也已80多岁了,乘公交转车两个多小时,还要步行700多米,才能到达周骞住的养老院,凸显同窗情深。谈及最近刚去世的香港同学林道棠,他身体不错,不慎摔了一跤,住院不到一个月就离世了。大家总结经验,老人最怕两事:一是摔跤,二是感冒,如我班孙宗灏就是感冒引发其他疾病去世的。老年人一定要走路小心、预防感冒。大家三三两两,谈及家事、国事、天下事,林自新对当前环境污染、资源浪费深有感慨。杨勤明则说,看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原美国研究所所长资中筠说过一句话:“中华民族的人种也正在退化”,深有感触。自“文革”以来,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普遍道德沦丧,功利主义盛行,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强取豪夺,为了利,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传统的忠孝仁义、礼义廉耻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难道这不是人种退化吗?中午到一楼餐厅聚餐,仍是十菜一汤,基本光盘(当前中国号召“光盘”政策,就是聚餐不要剩菜)。饭后回到房间,仍三三两两聊天,意兴正浓,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一直聊到两点多,意犹未尽。大家依依不舍离去,在院内花壇前合影留念告别。林自新详细了解了敬老院的环境、服务、价位等情况后,决心也要到四季青敬老院来,作我的邻居,正好隔壁5317号套间,有人刚退出。临别,每位同学都赠送了《耄耋随笔》。

107日,重庆南开中学1948级在京同学在北京师范大学聚会。我们已是有着60多年友龄的老校友了,有的已达71年(1942年入学,1948年毕业)。由郭美凤发起,杨勤明协助,分别通知男女同学,共26人,其中同学18人,老伴8人;男10人,女16人。不少同学因病或身体不好,来不了,能来的都是好样的,虽步履蹒跚或柱了拐杖,但精神都很好。老同学聚会,特别兴奋和高兴。在北师大院内白鹿餐厅楼上,围坐两桌,每桌13人。为避免南开男女同学分群的老传统,美凤别出心裁,抓阄决定座位,结果多数女同学仍在一桌。首先,唱了南开校歌:“大江之滨,嘉陵之津,巍巍我南开精神.......”。通报同学情况:齐冬之告知,段志诚(女)已成植物人,原以为植物人无知觉,她去医院看望,段眼睛却紧紧盯着她。杨勤明通报了部分外地同学情况:天津丛林花了10万元装起搏器;张昭若腰不好,不能打高尔夫球了;重庆刘开权尚好;武汉祝中患糖尿病等三种疾病,一年有多半时间住在医院。丁有和自己说,他上街被三轮车撞倒,脸面受伤,有惊无险。看来老年人外出,得特别小心。大家谈笑风生,互相问候。午餐131汤,两桌共854元,堪称价廉物美。飯后,丁有和夫人章恩美和刘永培夫人李培真合唱了“敖包相会”;李齐泰夫人顾芳黛表演了街舞;杨勤明、张锦夫妇合唱“教我如何不想他”;陆方朗诵了长诗“老年的风采”;大家一起合唱“送别”、“当年我们年纪小”、“when we were young”、“从莫斯科到北京”等老歌;虽然,我们都已届耄耋之年,但依然童心相伴,精神焕发。我给每位同学赠送了《耄耋随感》,还托万士珍送给方庄三位未来的同学。在餐厅大门外合影留念,大家握手告别,期待下次再聚会。

老同学聚会,真如回到了年轻时代,心花怒放,畅快无比。但友情必须常联系,常相会,才能保持。老年人聚一次,多见一次;下次相聚,就可能少几人;这是自然规律。但愿尚活着的人,高高兴兴、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乐在当下,享受生活!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