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情深 同窗谊厚

——电机系1952届校友联络工作回顾与感悟

杨勤明1952电机)

 从上世纪50年代初到70年代末的30年中,各种政治运动不断。同班同学毕业离校,天南地北,极少联系,直到80年代初改革开放,才逐步恢复往来或通讯联系。在以往的各种运动中,我班同学被打成右派、叛徒、特务、反动学术权威等,被扣上各种政治帽子的不下20多人,导致身心受损。据1997年统计,即已有15人去世,9人不知下落。

点击图片放大

199510月,我班组建了联络组,由周骞(女)、杨勤明、周贝隆、董贻正、孙宗颢、杨德晔、汪雪瑛(女)等七人组成,分工联系国内外各地同学。为尽可能找到失去联系的同学,了解他们情况,联络组成员曾千方百计打电话,寄信,或走访有关单位人事部门、离退休办公室、清华校史资料室、当地档案馆等。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从苏州找到了钱育锡,从海口找到了余庆昌,从深圳找到了庞天柱,从南昌找到了过汝朴,从北京找到了金文祺。我班毕业时108人,在北京的最多,有40人。其他分布在国内16个省、市、自治区及美国、加拿大等地。 

1985年校庆,我们举行了第一次返校聚会,只有18人。从此几乎每年都组织校庆聚会,北京地区一般都有30多人参加。1992426日校庆,正值我班毕业40周年,回母校聚会达40余人,外地专程返校的有加拿大的王霏,上海的蔡祖风,南京的谢希仁,南宁的吴钟祥,郑州的张春源和孙亦榴,徐州的谢桂林,潍坊的张吉林,成都的刘元洪和穆伟文,深圳的邓新等十余人。这时大家都已过花甲之年,母校情深,同窗谊厚,谁都不愿放弃聚会的机会。2002年我班毕业50周年、2008年入校60周年、2011年百年校庆、2012年毕业60周年,我们都举行了返校大聚会,分别达到70人、64人、40人、45人(包括部分同学的老伴及子女)。毕业50周年聚会,还有唐统一、杨津基等9位当年的老师参加。除了校庆返校聚会,当有外地同学来京时,我们都举办小范围聚会,畅叙友情。

1996430日校庆,首次组织承德春游,参观游览了避暑山庄和外八庙,共13人。从此同学聚会与旅游相结合,19979月组织了17人参加的陕西省陕北黄土高原七日游,游览了临潼世界八大奇迹之一兵马俑、华清池、、黄帝陵、西安碑林、扶风县法门寺、西岳华山、壶口瀑布、延安革命圣地等15处名胜古迹;1999年校庆,25人聚会于怀柔县京环宾馆,并游览了龙庆峡、红螺寺、密云司马台长城,所谓“不到长城非好汉”;2000年组织了河南中州大地六日游,先后参观游览了洛阳、开封、郑州等地名胜古迹,泛舟黄河,有28人参加;20054月,黄山、杭州一周游,24人参加,游览了安徽黟县西递、宏村古民居,花山谜窟,观赏了黄山的奇松、怪石、云海,夜宿光明顶,翌晨在山顶观看日出,赏心悦目,又去杭州游览西湖及飞来峰、灵隐寺等;20095月山西一周游,28人参加,游览了平遥古城、琱s悬空寺、大同云冈石窟、五台山佛教圣地等。在旅途中,在火车上,在汽车内,在宾馆里,老同学聚在一起,总有谈不完的话题,家事、校事、国事、天下事,无话不谈,百无禁忌,大家能够敞开心扉、各抒己见、海侃神聊、开怀大笑,这是人生中最愉快的时候和事情。周贝隆、汪雪瑛夫妇,杨勤明,董贻正,谢希仁等,每到有同学的城市,都热情登门拜访、联络感情。周骞病后及住院时,管彤古、杨勤明等协助她办理取药、存款、购书等各种事务,凸显同窗情深。

1996年,联络组的人员因周骞、杨德晔生病进行了调整,补充了凌瑞骥、管彤古、谢桂林、邹慎修、金旭源、吴麒等,共有11人,分成财务、宣传、组织三个小组,分工负责,总负责人先后为周骞、杨勤明及周贝隆。联络组基本每年开会1~2次,商讨聚会、旅游,互通信息及组织出版同学录刊物事宜。

我班自办了一本刊物《同窗寄语》,共出五期,第一期《同窗回忆》,19921月出版;第二期《岁月沧桑话人生》,19973月出版;第三期《岁月随笔》,20003月出版;第四期《五十寒暑抒衷情》,200211月出版,是我班毕业50周年纪念;第五期《轻舟已过万重山》,20089月出版,是入学60周年纪念。第二、四、五期图文并茂,16开本,200多页,约30余万字。如第二期分成《抚今追昔》《缅怀恩师》《个人简历》《想说的话》《校史回顾》《岁月沧桑》《聚会旅游》《养生之道》《来信摘抄》《通讯录》《联络组分工联系名单》等12个栏目,还有《编后语》,都是同学自行撰稿,抒发心声,由联络组审定错别字后,组织印刷出版,经费由同学分摊和资助。第二期由谢桂林联系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出版,杨勤明亲自送稿到徐州;第四、五期由董贻正联系冶金系统印刷厂出版,争取到较大优惠。五期《同窗寄语》成为我班同学六十年沧桑岁月的见证。第五期上刊载了周贝隆、汪雪瑛从清华档案室找来的1948年报考入学照片,十分珍贵。陈伯铨同学连续12年为大家传送港澳报刊《动态》,邹慎修、蔡祖风等七、八人连续13年组织每月一次的定时网上聊天电视会议,互通同学信息,交流养生经验,海聊神侃国内外大家感兴趣的事。

到目前为止,我班108人中已有43人去世,占40%,不知下落始终未联系上的4人,61人健在,占56%。大家都已进入耄耋之年,最年长的陈汉冕,今年已89岁,仍精神矍铄;最年轻的周骞,也已81岁,她于1996年因肾癌切除,已病榻卧床17年。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我们的一生贡献给了祖国的建设事业,问心无愧,惟愿遵循母校“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做一个有德、有识、宽容、乐观的老人,安度晚年。

大学生活,往往是一个人一生中的黄金时代。大学同窗,也经常成为很多人的终生好友,大学时期培养的智商、情商和健商,也奠定了一个人为人、做事的基石。特别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峥嵘岁月,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校友联络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互通信息,互励互助,感恩母校,报效社会。欧美很多大学,都把校友做出的贡献和对母校的回报,作为衡量一个学校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校友会凝聚了校友的情谊,成为团结广大校友的纽带。

清华校友遍布全球,清华校友总会成立100周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严谨、勤奋、求实、创新”是清华优良校风,“团结、友爱、互勉、互助”是清华校友传统。青春岁月,雨露恩师,清风华雨,终生难忘。祝愿清华早日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全体清华校友翘首以盼!

附注:该文刊载于《清华校友通讯》复68辑“清华校友总会成立百年”专刊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