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岁的周有光老人学习、致敬!

杨 勤 明(2014.6)

周有光,语言学家、文字学家和经济学家,汉字拼音创始人,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1906113日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1923年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1925年因“五.三十”运动,转入光华大学,1927年毕业,留校任教。1933年和著名的苏州四才女中的张二小姐张允和结婚,当年同赴日本留学,先后就读于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1935年回国,曾在上海银行、新华银行任职。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被银行派往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工作,曾两次会见爱因斯坦。1945年在香港参加中国民主建国会。1949年上海解放后,返沪任复旦大学、上海财经学院教授,兼职银行工作。195510月,奉命改行,调入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参与设计、制定汉语拼音方案,逃过了上海以经济界为重点的反“右”运动一劫。但文革中,仍被打成“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1989年离休。他一生经历了晚清、北洋、民国、人民共和国四个朝代,被称为“四朝元老”;他通晓英、法、日、中四种语言,博览群书,知识渊博,阅历丰富,学术精湛,又曾参加编译《大百科全书》,故又有“周百科”之称。50岁前,他是金融学和经济学教授,50岁后,改行从事语言文字学,创立汉语拼音,1982年国际标准化组织通过“汉语拼音国际标准”ISO7098。他常年著述不息,笔耕不辍,主要著作有30余部,2005年出版《百岁新稿》,2010104岁时出版《朝闻道集》,获得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奖特等奖,他是当代难得的智者、仁者和勇者。

周有光是个少有的超过百岁的大学者,真所谓“仁者寿”。他关心社会、关心国家命运、关心天下大事,站得高,看得远,胸怀宽广,淡泊名利,为人幽默、从容、淡定。1956年,他已年过半百,从上海调到北京工作。住房十分简陋,和母亲、姐姐、老伴、外孙女同住,五口人仅有两间半房,卧室兼厨房,书橱兼菜橱,他戏作《新陋室铭》:“卧室就是厨室,饮食方便;书橱兼做菜橱,菜有书香;门槛破烂,偏多不速之客;地板跳舞,欢迎老友来临”,以此描述生活环境的窘迫,凸显他乐观豁达的心境。改革开放后,他分得单位新建的简易楼两大两小四居室,其中一小间只有9平方米,做了书房兼会客室,书桌又破又小,只有90厘米长,55厘米宽,一半放书稿,一半放打字机,有一次玩扑克牌,突然一张不见了,原来从桌面裂缝漏到下面抽屉里了。他的书多,4个房间都布置成以书架为主,没有别的什么家具。他自嘲说:“国外教授都有大书房,不仅能看书,还有藏书的地方和写文章的地方;我这是破房子,卧室兼书房,有书无斋。”,书房虽破旧,但书籍都是很时髦、新潮、最新出版的,如《全球通史》、《世界文明史》等,许多是外文书,每年必购英文版的《年鉴》和最近出版的书籍,虽足不出户,对现代知识却一点都不陌生。他评价于丹的论《论语》,学术水平虽不是很高,但把孔夫子的学说通俗地传递给大众,是科普工作,是件好事。97岁那一年,他去医院体检,医生看他的外貌,以为他的年龄写错了,改成79岁。大家都来看望这位老寿星,他诙谐地说:“我是大熊猫,你们都来看吧!”。他认为“活一天,就是多了一天”,并把81岁视为1岁,从新开始计算年龄;92岁那年,有位小朋友给他送贺年卡,写着“祝贺12岁的老爷爷新春快乐!”,他高兴了三天,乐得晚上睡不着觉。文革中,下放宁夏,他乐观地说:“不是文革,宁夏这个地方我不会来。下放后通过体力劳动,把我的失眠治好了,所以看似不好的事情,也有好的一面”;他与老教育家林汉达晚上同被派去看守高梁地,两位老先生,仰望星空,热烈讨论起中国语文大众化问题,苦中找乐,探讨学术。他幽默地说:“我一生逃过很多劫难,人家说我命大,我说不是命大,是上帝太忙,把我忘掉了”,他也自谦地说:“不要称我为语言学家,我至多是一个语文工作者”。

周有光是当今超百岁寿星,人虽老,脑不老,心不老。与时俱进,独立思考,思维清晰,追求真理。他的许多思想观点是先进的、前卫的、开放的、清醒的,如:

一.要从世界看国家,不要从国家看世界:要站在全球、全人类的角度,看一个国家的定位和它能起的作用。从世界看中国,是个世界第一的人口大国,但国民素质不高;是世界第二的经济总量大国,但人均GDP仍列世界100位左右;是世界第三的领土大国,但人均耕地面积不及世界平均水平,中国还不是一个强国和富国。政治上实行非民主的一党专政制度,经济上实行权力市场经济,,社会上还存在很多不公正、不平等现象。文化上独尊马列,罢黜百家。周有光说:“世界上没有那个国家来模仿中国,中国模式并不存在”。

二.民主是社会发展必由之路:世界潮流是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社会公民化,文化多元化。苏联垮台是因为背离了民主道路,实行政治、经济、思想三垄断。原有41个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只剩3个(周有光原话)。中国前途也必须走民主道路,专制制度不可能长久,说中国不适合民主,等于说中国人不适合于吃西餐一样,荒谬之极。人类社会发展有它的自然规律,你要是违背自然规律,走错了路,非得走回来不可。

三.专制下必然产生贪官:专制制度是各级领导说了算,权力集中,缺乏监督机制。所谓“绝对权力必然产生绝对腐败”,中国的腐败是体制性腐败,因此贪官越反越多 ,愈反愈大,成为集体型、高层次腐败,一直到中央常委。不改革专制的政治制度,腐败永远解决不了。

四.军队应该属于国家,不属于党:全国人民用血汗养活了军队,军队应该保护人民,而不是去镇压人民。政党只是代表一部分人民利益的政治集团,即使它执政,也不应该去领导属于全国人民的军队。军队的主要任务是保卫国家不受外来侵略,对外不对内。

五.没有言论自由,宪法就是一纸空文: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首先就是言论自由。自由是人的本性,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当然以不妨碍他人的自由为界限。中国人受数千年的专制统治,一直基本没有言论自由,以言获罪、文字狱到处都是。只有放开言论,百家争鸣,才能推动社会和历史前进。舆论一律必然扼杀人民的活力和创造力。

六.“六四”迟早要平反;发生在25年前的“六四”事件,本是一场民主爱国学生运动,执政当局却动用坦克、机枪来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这是犯罪,终有一天会平反,早平反比迟平反好。平反了不但不降低党的威信,更会增强党的威信。对历史错误不认账,不道歉,只会失去公信力。

七.没有独立思考,就没有教育:教育的目的是增长知识,培养人才,发展学术,提高水平。首先要求每个人都能独立思考,不是机械地人云亦云。周有光说:“今天教育之所以失败,就在于没有独立思考,训练大家迷信,非迷信马克思主义不可”,中国教育方式是填鸭式、灌输式的应试教育,中国近代数十年的教育是一部折腾史,冼脑史,是失败的。

     上述思想观点,我都赞同。周有光说:“学而不思则盲,思而不学则聋”,“学然后知不足,老然后觉无知”。虽然他已学富五车,年逾百岁,仍坚持终生学习,著述不息,笔耕不辍,即使在医院里,每天仍读书、看报、写作。108岁被称为“茶寿”,茶是中国特产,周有光堪称中国的“国宝”。人人都应该向这样思想开放的大师、高寿大学者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