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同窗相见难 难得聚首心更欢

大学同班同学,清华电机系1952届,毕业时正好是108将。到目前为止,已有44人去世,4人始终下落不明,在世的60人。其中在北京31人,在国内其他省、市26人,在国外3人。自2012年毕业60周年大聚会以后,就难得有相聚的机会了,虽同在北京的有31人,但有的老年痴呆了,有的瘫卧在床了,有的出不了家门了,不少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有医学专家提议:“老年人八十不出国,九十不出省”,我班同学如谢希仁、陈汉冕等仍每年出国旅游、探亲,说明他们的身体仍十分健康,精力充沛。陈汉冕是我班年龄最长的老大哥,出生于1923年,现已91岁,大家都应向他看齐!

615日,南京的谢希仁、吴自珠夫妇自美国阿拉斯加旅游归来,途经北京,相约部分老同学在高能所周贝隆家聚会,真是机会难得。我和张锦9时即从四季青敬老院出发,乘特10路公交车在玉泉路北站下车,再往北走向高能所。忽见希仁夫妇正好走在我们前面,大声呼唤,相见喜极。两年不见,大家似乎都没有太大变化,希仁的脸晒黑了一些,更显得健康精神,他们夫妇俩近几年几乎走遍了全世界。到贝隆家,他住在五楼,没有电梯,只得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爬。董贻正和陶祖训、汪娟文夫妇已先到达;邹慎修、张永平夫妇同时来到,总共11人。董贻正最近又搬家,住东六环,来到西四环贝隆家,正好横贯北京城。陶祖训于1981年曾和我在美国新泽西州同住一栋楼,他是去依柏斯公司学习培训,我是去参加大型火电厂设计、施工技术转让,楼上楼下同住十个月,可谓有缘。邹慎修依然快人快语,每次聚会,我们都能相见。

老同学在一起,海侃神聊,天南地北。主要还是通报同学近况,希仁去阿拉斯加旅游,在温哥华火车站和去加拿大探亲的陈汉冕、早已移民的王霏,相聚了一个小时,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老同学聚首,真不容易。陈汉冕曾求学于黄埔军校,一生经历丰富,他柱着一根藤制拐杖,精神矍铄。王霏已旅居加拿大多年,情况熟悉。希仁介绍了他在国外的见闻:空气质量不是以PM2.5,而是以PM0.5作为衡量标准,真正是蓝天白云,一尘不染;饮水和食品安全绝对保证,不用担心;服务周到 ,处处为旅客着想 ,火车车厢内安静舒适,相当于中国高铁头等舱;车到温哥华后,却不让旅客立即下车,只见服务员将他们托运的行李,一件件在站台上排放成整齐的两列,旅客是一个车厢一个车厢地按次序下车,从两列行李中走过,自己认领取走,再到海关办理手续,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但秩序井然,一点不乱,似更提高了效率。下半年他们还计划到美国,乘江河邮轮游览北美湖泊及密西西比河沿岸美景。他俩身体健康,经济不成问题,虽届耄耋之年,仍周游列国,乃人生一大乐事也!祖训讲述他“天上掉个大馅饼”的故事,正好60岁退休前那年,让他参加在澳大利亚召开的有关推销煤炭的会议半个月,来回机票及食宿费用全部由会议提供,每天还另发50美元,周末休息两天,随意游逛,真可谓“福从天降”。汪娟文和张永平谈到她们一个摔了跤,一个崴了脚,大家一致认为;老年人最怕两件事,一是摔跤,二是感冒,必须慢行动,注意冷暖

同学近况:杨德晔患老年痴呆症,连自己儿子都不认识了;袁季修已不能走路,说话也说不清楚,但还能看电脑;周骞在床上已躺了18年,现在连电话也拿不住;邓新住在十三陵养老院,联系不上;吴麒患前列腺癌,已动了两次手术;90岁的皮力(皮兆鸾)似乎不愿见人;林道棠和范懋源于去年离世;朱长有、杨培良、王铁肩、龚陶4人,至今音信全无;.......我班同学都已是80岁以上的耄耋老人了,生老病死,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抗拒。我们都已超过中国人的平均寿命73岁,已属于高龄老人了。如何延年益寿,安度晚年?应是我们当前考虑的主要问题。是在家养老,还是去养老院养老?也是大家正在思考的问题。目前,北京同学住养老院的只有周骞、邓新、杨勤明三人,成都的刘元洪曾在养老院住过一段时间。

中午,到高能所院内专家餐厅聚餐,希仁作东,贝隆反对AA制。十菜一汤,两瓶青岛啤酒,边吃边聊。汪雪瑛视力很弱,只能由贝隆坐在旁边替她夹菜。聚会一直到下午两点,整整四个小时,意犹未尽。我说根据在座的身体状况,希望大家都能活到100岁,随着医学的进步,当今世界,已是“人生百岁不稀奇”,中国百岁以上老人就有5万多人。中国的广西巴马、江苏如皋、新疆和田、广东蕉岭都已被国际自然医学会、世界长寿乡认证委员会确认为“世界长寿之乡”。目前全世界共七个,其他三个为:俄罗斯高加索地区、巴基斯坦罕萨、厄瓜多尔比尔卡班巴。有医学专家提出:老年人要延年益寿,需要20个“老伴”,这里所谓“老伴”,不 是指配偶或“二奶”,而是指能老来相伴、志趣相投、互相谈得来的亲朋好友,老同学无疑是最好的“老伴”了。愿老同学在可能的条件下,尽量多联系,多聚聚,海阔天空地“话聊”,必然会促进身心健康。临别依依不舍,我对希仁夫妇说:“我下次到南京,一定再到你家将军府拜访”。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