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普世价值观

勤明

中共十八大提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前8个字是对国家层面的要求;中间8个字是对社会层面的要求;后8个字则是对每个人的要求。认为这是兴国之魂,建国之本,现在于北京街头、地铁通道、公共场所,到处可见,大力宣传。那么,它和人们共知的“普世价值观”又有什么区别呢?普世价值,顾名思义,应是普天之下,全世界所有人共同认可的价值与理念,如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平等、公正、和谐、博爱等等。但中国一度有部分人认为,普世价值只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价值观,不是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因此,持反对态度。也有人认为,每个民族和文明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只有相对的价值观,没有绝对的价值观。而极权主义者或国家主义者则否定普世价值,认为个人的一切必须服从集体或国家的需要,如日本的“神国教育”,天皇就是神,为国牺牲是光荣,上战场理所当然,于是才会出现杀人比赛的皇军。在伊斯兰极端主义眼中,为教旨而进行“圣战”,为真主而牺牲,是无上的荣誉。在他们心目中,根本没有所谓“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

由于东西方历史与文明的不同,必然产生价值观与思想理念的差异。西方人多认为人性本恶,生有原罪,故必须时时向上帝忏悔、赎罪。东方人则多认为性本善,人人都有向善之心,每个人出生时,本性都是善良的,婴儿无分善恶,只是随着生存环境的不同变化和影响,每个人的习性才会产生差异。中国古代的荀子也是主张性本恶的,认为人天生就自私,追名逐利,故必须依靠法治来制衡。实际是,人属于动物。既有人性,也有兽性,在文化大革命年代,不少人充分表现了兽性的一面。就是说,人性善恶兼有,受后天客观环境的影响很大,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环境,能使人成为好人,坏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环境能使人变成坏人,即使原来是好人,也会变成坏人。

在当今全球化时代,普世价值更应不分地区、领域,超越民族、宗教、国家,只是本着人类的良心与理性,建立起共同的理念和价值体系。既然称之为“普世价值”,就应适用于全世界的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所有人,也应包括社会主义国家在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字中的“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是全世界人类共同企求的价值,也就是普世价值。24字中的其他要求,如富强、文明、和谐、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也是人类共同的理想。但24字中没有“人权”,中国一贯认为“主权”高于人权,国在人之上。实质上,没有了人,那有国?先有人,后有国,人在国之上。国家权力由人民赋予,各级官员是人民的公仆,绝不是骑在人民头上发号施令的老爷。是人民养活着政府,而不是政府养活着人民,在我国现实社会中,存在着许多本末倒置的现象。宪法第35条明确规定:公民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迄今未能真正实现。故普世价值也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好,关键在于付诸行动,行胜于言,不要空口说白话,贴在墙上,说在口上,没有制度和法律来保证,毫无用处,只会更多地丧失民心,广大民众都在拭目以待!

2014.9.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