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勤明

20141010日,重庆南开中学1948级老同学李孙镒自大连来京,相约聚会于蒲黄榆干休所周德承家。青春分手,皓首相聚,十分难得。他求学重庆南开是在1945年秋至1948年夏,念高一到高三,1948年毕业离校,以后他一直未和南开同学联系,分别已66年了,这是第一次相见,对面不相识。参加这次聚会的有李孙镒、刘永培、周德承、周贝隆、全兆镒和我6位同学及德承、兆镒老伴共8人。老同学相聚,特别是60多年后才首次会晤,格外兴奋,无话不谈,谈笑风生。

孙镒简介了他离开重庆南开后的经历,他考武汉大学未考上,由于自己热爱无线电,考进了一个无线电专科学校,后又转到华中工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东北吉林市吉林化工厂,从事电气工作。他和我同龄、同行,实际那个年段,我也正在吉林市参加吉林热电厂的建设,双方近在咫尺,却无缘相见。退休后他住到大连,我也曾多次去大连,和南开同班同学孙敬一相聚,却不知道他也在这个海滨城市浪漫之都。他看到我级级刊《48通讯》中我写的文章最多,戏称我为“文学家”、称刘柏钦、陈文诗为“诗人”、周德承为“演说家”,不愧周当年有“鼓风炉”的外号。大家一致赞扬刘永培功不可没,他是继李阳堃之后的1948级总联络员,把同级近300名男女同学联系在一起,出版《同学通讯录》及每年一期的《48通讯》共20期,互通情况。联络感情,增大了同学间凝聚力,功德无量。现在,居住在美国洛杉矶的陶琤穻P学,独自创办了北美《南开通讯》,每季一期,自2000年起,迄今已出版了56期,成为重庆南开国内外各级校友的共同思想交流园地,南开校友,遍布全球,虽相隔万里,却如近在咫尺,《通讯》起了重要作用,琤穸R分发扬了南开的“公能”精神。南开学生,为什么会那么怀念母校?有那么大的向心力?源于张伯苓、喻传鑑时代的成功素质教育,我们终生受益。

永培介绍了部分同学的近况:中科院院士章综前几年患了膀胱癌,动了手术,装了进口导尿管,需定期更换,每月花费超万元,章是终身院士,经济上不成问题,但自己难受,只有自己知道;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谷兆祺患脑梗,已出现认知问题,呈显老年痴呆早期现象;原人民文学社社长冯南江患抑郁症,自觉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意思,整天躺在床上,他们都已出不了家门。说实在话,我级同学年龄都已在85岁上下,垂垂老矣,有病是自然规律,只能顺其自然,随遇而安。我们有幸受到南开的良好教育,终生获益匪浅,我们感谢南开,怀念南开,母校情深,同窗谊厚。

中午,在附近“三耳餐厅”就餐,八菜一汤,边吃边聊。我送给李孙镒我著的书《耄耋随感》,对他说:“以后有机会到大连,一定登门拜访”,他说:“欢迎老同学来大连,我现在住房比较宽敞,同时来七、八个人都没有问题,让我们再海阔天空地摆摆龙门阵”。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饭后告别,但愿人长久,天涯共此时。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