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早在600多年前的公元15世纪中国明代,日本海盗即不断侵扰我国东南沿海闵、浙诸省,抢掠财物,滋扰民生,被称为“倭寇”,我国名将戚继光即以平“倭寇”而著名。1868年,日本开始“明治维新”,确立了以天皇为中心的集权政府,建立军国主义武装,开始实行对外侵略扩张。1894年发动中日甲午战争,侵占我国宝岛台湾整整50年之久;1900年作为八国联军的主力部队入侵中国,获取赔款3500万两白银;1904年在我国东北开打日、俄战争,侵占我旅顺军港等辽东半岛;1931年发动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占领我东北三省,成立伪满洲国;1937年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实施“抢光、烧光、杀光”的残忍“三光”政策,蹂躏了大半个中国,残害我军民3500万人;1941年偷袭珍珠港,美军太平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占领东南亚多国,掠夺大量财富,伤害无数民众。直到1945年,美国的两颗原子弹,苏联出兵,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但实际上是保留了天皇制的有条件投降,留下了复活军国主义的隐患。

何谓“军国主义”?一个国家以军事作为立国之本,一切以军事为优先,实行对外扩张侵略政策。日本军国主义的根源在于武士道精神,自认为大和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崇尚武艺,效忠君主,绝对服从,恃强凌弱。日本是个岛国,本土面积狭小,只有37.78万平方公里,是中国的1/25,能源自给率不到20%,粮食自给率只有28%,矿产资源十分贫乏,必然引向海外征战,对邻国进行领土扩张,实行武装侵略,大肆掠夺海外财物,妄图实现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痴心梦想。日本军国主义把皇权、神权、军权、政权结合成一体,并由宪法规定为“国体”,把“天皇”视为超人,把”神道教“定为国教,宣扬天皇是神的化身,为天皇而死,自己即能成神。在这种武士道精神的培养教育下,国民变得野蛮残忍,世所罕见。明治天皇把向外扩张定为”治国纲领“,上下野心膨胀。1927年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称:”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亚洲;欲征服亚洲,必先征服中国;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1931年即征服中国东北,成立了伪”满洲国“;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意图征服世界,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法西斯主义共同对全人类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1945年,日本被迫投降,美军单独实行军事占领,根据《波茨坦公告》规定:“永远铲除军国主义势力”,对日本进行和平改造,制定《和平宪法》,不允许日本保留军队,不允许参加战争,把各级军国主义领导人约8.6万人及军人12万人全部清除公职。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军驻日总司令麦克阿瑟被任命为入朝联合国军总司令,为了让日本在人力、物力、财力上充当后勤,支援朝战,假释了战犯岸信介,以后他还当了首相,组建了日本最大的保守党—自民党。日本宪法规定,不得重新武装,但岸信介却说:“自民党正是以修改宪法为立党精神,为了保卫自由,军队是必要的”,1954年即组建了预备警卫队,以后改成保安队,即当今自卫队的前身。

现任首相安培晋三就是岸信介的孙子,自第二次上台以来,大力推行所谓的“积极和平主义”,鼓吹“中国威胁论”,挑起钓鱼岛事端,制造紧张局势。在美国的支持下,解禁“集体自卫权”,大力扩充军备,积极推行“修改和平宪法”,否认南京大屠杀和强征慰安妇,纵容阁僚参拜供有14名甲级战犯和200多万在侵掠战争中死亡官兵灵牌的“靖国神社”,1991年日本最高法院曾作出判决:“政府首脑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违反宪法”,但一直并未起到制止作用。安培反对过去作出的“对侵掠战争道歉”和“不再战”的决议,废除“武器出口三原则”,对菲律宾、越南等国出售大型武器,向海外派兵合法化,参与国际军事事务,用金钱外交拉拢中国周边邻国,围堵威胁中国。修改教科书,美化侵略历史,用慌言欺骗年青一代。安培一贯说一套,做一套,口头上要改善中、日关系,行动上却我行我素、毫无表现,还变本加厉,扩军备战,建造“出云号”航母,为自杀式“神风突击队”申遗,加入远在南海的美、菲军演。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一针见血地指出:“战争幽灵一直跟随着日本首相安培晋三”,日本军国主义正在卷土重来,死灰复燃。军国主义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民主、反道德的毒瘤,是国际社会的公敌。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法西斯主义都是二战的发动者和侵略者,但在对待历史问题上,却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德国对侵略历史作了深刻反省,对法西斯主义进行了认真清算,前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谢罪;而日本却大开历史倒车,否认侵略历史,否认何野、松山有关谈话,加速复活军国主义,国际社会决不能掉以轻心。中国也早已作好反侵略的一切准备,正严阵以待。我们警告野心勃勃的日本右翼分子,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吸取历史教训,不要让日本人民重蹈覆辙,再度重陷战争泥潭。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