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国即有南开,有南开就不能忘了张伯苓

 《名人传记》2014年第12期,刊登了一篇署名刘宜庆、题为《误入宦海难回首—张伯苓与蒋介石》的文章。看完全文,使我更明白了我们的老校长为何在南京国民政府垂死之际,还去就任考试院院长的前因后果。张伯苓是一个教育家,不是政治家,他创办南开系列学校,为中华民族培养了无数英才,功不可没,被称为“南开之父”。名副其实。那么,为什么在晚年,一脚踏进臭水沟,当了三个月的考试院院长。致使1949年后,竟成为“前朝遗老”,连他付出毕生心血、一手创办的南开学校,竟不承认他是老校长了,拒绝让他参加南开校庆。内心失落与苦闷,可想而知,回津仅几个月,于1951223日含恨离世。

张伯苓与蒋介石第一次见面是在1930年,那时南开大学刚创办不久,缺乏经费。张伯苓于12月去南京会见蒋介石,请求政府给予经费补助。此前蒋介石曾派国民政府秘书钱昌照考察平津地区的高等教育情况,认为南开大学办得比较好,但经济比较困难。蒋立即打电报给张学良,叫张每月补助南大几万元,张学良当即照办。张伯苓表示感谢外,希蒋继续给予经费支持,蒋介石也爽快地答应了。从1932年至1933年,国民政府每年向南大补助6.2万元,1934年猛增到14万元,教育部还补助4万元,河北省教育厅另补助6千元,总计达18.6万元,为南大全年收入的45%1936年初,张伯苓筹划在内地再办一个南开中学,再次到南京化缘,蒋介石个人捐款5万元,各官员效蒋纷纷跟进出钱,四川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刘湘不仅自己捐了5万元,还动员妻弟周成虎将八百亩土地以半捐形式卖给南开。1937年“七七事变”,全面抗日战争爆发,728日始,天津南开校园即遭日军大炮轰击、飞机滥炸,顿成一片废墟,张伯苓三十多年心血,毁于一旦。蒋介石闻知安慰张说:“南开为中国而牺牲,有中国即有南开”,批准私立南大与国立北大、清华合并组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张伯苓是三个常委之一。1938810日,蒋介石在汉口又约见张伯苓,補助南开8万元。蒋对张一直十分尊重、关心,如探病、祝寿、题词、授勋、赠款,从1938年到1946年,曾两次到重庆南开中学参观,5次拜访张伯苓。194411月,颁发给张伯苓一等景星勋章,嘉奖他终身从事教育事业,张过生日,蒋也手书条幅相赠。1945年冬,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邀请张伯苓去接受荣誉文学博士学位,兼去治病,蒋介石以个人名义赠送医疗费一万美元;张在美腰部扭伤,蒋特令驻美大使顾维钧赠送医疗费5千元。19464月,蒋介石亲自签署将私立南大变为国立大学,张伯苓虽想继续维护南开为私立,因已接受教育部经费达9年之久,不可能再转公为私。

张伯苓一心办学,需要经费,需要钱,过去依靠社会贤达捐助,后转向政府求援。蒋介石为了利用张伯苓在民众中的威望,得到他在政治上的支持,确实慷慨解囊,几乎有求必应,使张伯苓内心难免产生知遇之恩,人性使然。1948年中,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已摇摇欲坠,蒋介石试图把学者名人、民主人士拉进政府,于是提出让张伯苓担任考试院院长,于1948615日致电张伯苓,由天津市市长杜建时转交,开始张婉言谢绝:“我是办教育的,过去黎元洪总统让我当教育总长,张学良让我当天津市长,我都不干”,并提出年老体衰,缺乏行政经验为由拒绝。蒋介石却在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上,提名表决让张伯苓出任考试院院长,获得一致通过。总统府秘书长吴鼎昌致电杜建时转告张伯苓,国民党最高领导机构—中常委已通过,再不答应,就是不给蒋介石面子。同时,蒋介石还写亲笔信,敦促张赴京就职,还表示把教育部划归考试院领导。这一招打动了张的心,因南大复校后,经费一直由教育部支付,教育部长朱家骅往往从中作梗,朱的儿子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时,因屡犯校规被开除,朱挟嫌报复。如教育部归考试院领导,必有利于南开。杜建时发动南开校友进劝,蒋介石秘书陈布雷也三番五次劝说,给蒋介石一个面子。张伯苓在无奈之下,不得不答应出任。但提出了三个条件:一.只任考试院长三个月;二.仍兼南开大学校长;三.请沈鸿烈担任考试院铨叙部部长。蒋介石都答应了,并派张群接张伯苓到宁就职。1948710日,在考试院礼堂进行交接典礼,从前任院长戴传贤手中接过印信,就职演说只讲了一句话:“兄弟对这工作完全外行,以后一切事都由贾景德副院长管理”,说完就下台离去。张伯苓在南京目睹国民政府颓败现状,心中后悔,离宁避居重庆家中,深居简出,闭门谢客,对南京政府来电促返置之不理。19491月,北平解放,傅作义告张伯苓在平长子张希陆:“周恩来要求张不去台湾”,周恩来又托张伯苓学生、金城银行南京分行经理王恩东赴香港转告:“老同学飞飞(周恩来在南开上学时笔名)不让老校长动”。此时,蒋介石曾三番两次到张伯苓家中,劝他离渝赴台或去美国,同时派张群和蒋经国前来劝行,均被张婉言谢绝。19491121日,重庆解放前夕,蒋介石最后一次亲自到访相劝,只要张肯走,什么条件都答应。张伯苓俯首无语,只好有夫人出面解围:“他老了,又有病,该退休了。我们三个儿子都在北方,他舍不得儿孙,更舍不得南开,让他辞职吧!”蒋不得不告辞。月末重庆解放,张已74岁,在周恩来的庇护和安排下,19503月,张伯苓夫妇飞北京,暂住傅作义家,9月中回天津。1017日南开校庆,张伯苓满怀高兴地准备参加,却被告知不欢迎,连要求到礼堂去坐一坐都不准,心中苦涩,难以言喻。1951217日,南开校友卢木斋之子卢开瑗来访,告知小道消息,中央可能任命张伯苓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张伯苓听后非常激动,心想终于有机会为国效劳。也许精神过度刺激,突发脑溢血,六天后于223日下午不治离世。

张伯苓是一位办学卓有功绩的教育家和社会知名人士,只因为他当了三个月的名义上的考试院院长,实际上未做过任何对人民有害的事情,却在当年极左路线的统治下,竟成为一大政治污点,遗憾去世。据云,周恩来确曾有意让张伯苓担任政协副主席,但未如愿。张去世后,南大开展了对张伯苓的批判,什么“人格卑鄙”、什么“不学无术”、什么“允公允能校训旨在升官发财,为蒋介石服务”.....,无中生有,一派胡言。周恩来亲自到天津吊唁时说:“张校长在他一生中是进步的、爱国的,他办教育是有成绩的,是有功于人民的,原打算让张校长休息一段时间再作安排,为国家做更多的工作,没想到他去了,很可惜”。这段话,报纸却未刊登。张伯苓是新教育的启蒙者、是一代人师,就为当了3个月国民政府的名义官,就否定了他40多年卓有成效的教育事业,就否定了他的一生,是很不公平的。197545日,蒋介石去世当天的弥留之际,早晨,当蒋经国去请安时,还问及张伯苓先生百岁诞辰之事,可见蒋介石对张伯苓是尊敬的,赞赏他办学有功,而不是从政治角度去看问题。政治是无情的,真如两岸看张学良,一边誉为“千古功臣”,一边贬为“千古罪人”。孰是孰非,人民的心中,都有一杆秤。张伯苓在南开学子心中,是永远不会忘却的老校长,,是受人民尊崇的爱国教育家!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