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腐败 院士入狱 小官巨贪

20141010日,中纪委发布通报:5所大学的7名教授涉嫌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2500多万元,依法查处8人,批捕6人。他们是:

1.中国农业大学生物技术国家重点研究室主任李宁教授:他曾培育出中国第一头体细胞克隆猪而享誉学界,是动物分子遗传育种学专家,他才42岁,是中国最年轻的工程院院士。主持国家“973”、“863”自然科学基金等18项重大研究项目。2008年国务院通过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课题,总投资达200亿元,年投资10多亿,李宁经手掌握的经费达数亿元。他在从事转基因项目研究同时,又搞企业经营,在他名下至少有4家生物技术公司,利用公司经营名义套取科技资金,成为典型的“官、研、商”一体。

2.浙江大学教授陈英:曾担任浙大水环境研究院院长,还是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以在重金属污染与治理方面的研究而著称,他拿到的科研经费达3.135亿元,以研究为名,非法向他控制的两家公司转移资金,贪污国家科研经费945万余元,于今年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3.北京中医药大学“伉俪教授”李澎涛和其妻王新月:涉嫌在“重大新药创制”课题上,套取国家科研经费,连带他们的博士生一起被批捕。

4.北京邮电大学软件学院原执行院长宋茂强:今年5月,他因编造劳务人员名单冒领“劳务费”,贪污科研经费68万元,被判处106个月有期徒刑。

中央政府自2012年起,投入科研资金高达1万亿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1.98%2013年达到2.08%,约1.2万亿元。国家对科研工作不可谓不重视,但如何管理好这笔巨大资金值得研究。学术界本是清水衙门,科学家应是高智商人士,教授、院士是受人尊重的学者,但如今却在金钱面前败下阵来,锒铛入狱,真是世风日下,令人扼腕。教授本应授人以德,自己却变成贪污犯;院士本是人中之杰,教授的教授,现在也成了贪财之徒,令人可耻。前曾有过推销烟草的“杀人院士”,还有化了3700万元的“贿选院士”,现在又出现一个转基因“贪污院士”,斯文扫地,不能不令人惊呼:“学术界怎么啦?”学者资中筠曾说:“中国知识分子前30年为威武所屈,后30年为富贵所淫”,非妄语,乃一针见血之言也!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象?除了本人的道德因素外,不能不从客观制度上找原因。在全民“拜金主义”、几乎“无官不贪”的社会中,身在其中,往往不由自主。高校和科研机构行政化、功利化、官僚化,几十位教授争抢一个“处长”名额。说明官位重于学位,有权就有钱,有权就有名,有权就有一切。科研项目申报,谁来审定?谁来批准?科研经费,谁来分配?谁来监督?一定会有具体规定,但事实上,往往有规不循,有法不依,掌权者一锤定音。谁是科技项目负责人,就他一个人说了算。上面提到的6名教授,都是项目负责者、主持人,将百万、千万元的科研经费,视为己有,或自己开公司,将资金套取转移,变为个人名下。“吃经费”已成为科研工作的潜规则,不管科研取得多少成果?经费如何使用?谁来监管?谁来验收?谁来核算?把百姓的血汗钱,化公为私,几乎已成为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据云在整个科研领域,“官、研、商”一体模式已不是个案,当了商人,自然赚钱是第一位的,故科研领域,也已不是净土。贪腐无处不在,必须清查每一行业,每一角落。但不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贪腐永远解决不了。

18大以来,中央反腐雷厉风行,老虎苍蝇一起打,揭露出来的问题,确实触目惊心。一个小小副处级干部,秦皇岛市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竟在家中搜出现金1.2亿元人民币,黄金37公斤;一个区区副司级干部,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家中竟藏有现金2亿多元。1亿元现金是什么概念呢?按百元面额的钞票,平铺开来,相当于1.67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叠加高度相当于33层大厦;连接起来总长度约155公里,超过北京四环和三环总长之和。2亿元现金叠加起来,就是66层楼的高度,310公里的长度,恐怕谁都想像不出来。拿了这么多的钱,既不敢存入银行,也不敢大吃大喝,免露马脚,只好藏在自己家里。魏鹏远平时衣着简朴,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谁能想到家藏万贯。那么,一个副处级、一个副司级干部,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呢?因为他们手中有权,一个掌握水权,一个掌握煤权,你不送钱,就不给你通水,不给你煤矿开採权,他们掌握着立项权、审查权、批准权。据云某个地方的一个村会计,竟敢挪用资金1.19亿元,真是胆大包天,小官巨贪。大官更不得了,原铁道部长刘志军竟拥有房产374套,“囤房居奇”,可能创造了吉尼斯世界记录。18大以来,仅省、部级干部落马者即近60人,贪污数额之大,触目惊心,据云,周永康财产即达千亿。无人监督,有权者说了算的制度,必然产生贪腐。在中纪委工作了35年的一位退休高官在香港凤凰电视台讨论“如何追查外逃贪官?”的辩论中说:“在当前的环境和机制下,当官不贪也不行,因为行贿办事已成常态,人人都贪你独清,就当不成这个官。为避免惩治,贪官外逃就成为他们的最佳选择。要想他们回来,必须给出路,如赦免死刑”。2014猎狐行动,迄今已追查贪官回国428人,中国已和几十个国家签订了“引渡协议”,海外已不是贪官藏身之地。但反腐最根本的是改革制度,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建立有效的监督体系,如群众监督,媒体监督等,使官员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中国的反腐任务,任重道远!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