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

《辽宁日报》刊发了一封公开信“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记者通过对5座城市20多所高校进行半个月的暗访,披露了一些高校老师在给学生讲课时,有抹黑现实、丑化历史现象,遂发出了这封公开信,认为课堂上不该揭秘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等的“隐私”;不该吹捧西方“三权分立”,与中央唱反调;不该对社会上的负面及不如意事发牢骚。该文一出,赞同者有之,质疑者有之,激烈反对者有之。北京大学贺卫方、云南大学郭建斌等人著文大力反对,这是褫夺大学教师的批判权。贺卫方曾一直呼吁取消学生政治课,被批为积极充当西方政客的传教士,企图改旗易帜。《求是》理论网刊出《围攻“辽宁日报”为那般?》进行反批判,使用了许多“文革”语言,如“恼羞成怒”、“联手围攻”、“轮番炮轰”、“各怀鬼胎”等,引起众人反感,认为作为国家喉舌的媒体,不应对全国高校老师如何讲课说三道四,更不应该进行“文革”式批判。

一石激起千层浪,双方争论引起轩然大波。《辽宁日报》、《求是网》都是官方刊物,以当权者的姿态,指责大学老师,必然引发反感和反弹,作者“大海之声”著文“歌功颂德不是大学教育的使命”。中国教育已折腾了半个多世纪,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学术自由。自1952年高校实行“院系调整”,照搬苏联教育体制,许多著名大学被肢解,好端端的清华本是一所理、工、文、法、农俱全的综合大学,却被硬拆成一所专业工科大学,名师四分五散。社会学、心理学等全被取消。1958年中央确定了“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方针,推翻了大学是“认识未知,探求真理,培养高端人才”的宗旨。取消了“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学术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灵魂,于是培养出来的只是政治统治者的奴才和驯服工具,只是“听话、出活”的工匠。65年来,没有出现一个大师级人才,没有一个自然科学诺贝尔奖获得者,没有一所高校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根本原因在此。高校行政化、功利化、官僚化,产业化,事实证明是失败的。

1949年后,实行“一边倒”方针,罢黜百家,独尊“马列”。事实已经证明,马克思主义仅仅是人类现代诸多思想理论中的一种学说,有真理,也有谬误,它产生于19世纪中叶资本主义诞生初期,到19世纪后期,社会发展已发生很大变化,连马克思自己在临终前都否定了自己的学说,不承认所谓“马克思主义”,而我们却一直把它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权威普遍真理,,窒息了广大民众的创造性思维,迨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高校又要成为综合性大学,于是纷纷拉郎配,并大肆扩招,年招新生上千万,结果又造成“毕业即失业”现象,上百万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大学是精神探索的殿堂,寻求真理的阵地,必须引导学生独立思考,勇于探索,建立改造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让学生了解当前国家和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这是客观存在,毕业后进入社会,必然会遇到这些问题,如吏治腐败、贫富悬殊、官民矛盾、人权保障、道德溃败、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社会不公、法治不张等等,都需要所有的公民来探讨和破解,在大学课堂上,先打一支预防针,有什么不好呢?

媒体批评大学老师,老师当然有权利反批评。媒体记者暗访教师上课,偷偷录音,居然做了130万字的笔记,无异如“文革”中收集黑材料,为以后的斗争作罪证,这是合法的吗?众所周知,中国的媒体是党的喉舌,没有新闻自由,只许歌功颂德,不准刊发负面消息。作为辽宁省委机关报的“辽宁日报”,一个地方党委竟对全国高校教师发号施令,这是正常现象吗?一位大学生说:“我上大学,不仅是汲取知识,更要思考与选择。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应该兼容并包,自由思想;我们不要虚伪和谎言,我们需要真相和真理;教师拥有自由授课的权利,学生也拥有分析、选择的权利”。教师敢在课堂上批评政府,在国民党时期司空见惯,如马寅初、张奚若、刘文典等众多著名教授,他们可以当面指责蒋介石,痛骂当政者,口头或著文批评政府的不当行为和政策,为什么共产党就没有这个雅量呢?难道连蒋介石都不如?在世界文明国家中,教育成功的重要原因是“教育独立”,1949年前,中国大学的理念也是“教授治校。学生自治”,著名教育家、前北大校长蔡元培说:“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例,不受任何宗教和政党之约束”,为什么我们就做不到呢?清华毕业的资深学者资中筠说:“清华现在就像一个非常势利的大官,向权力和财力聚集,60多年来未给国家贡献一个大师。中国名牌大学招天下英才而毁之,伤天害理。在中国所有问题中,教育问题最为严峻,中国教育如不改变,人种都会退化”,何等严重!!!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