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一定要平反!

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曾称为”六四“风波),已经过去26年了。这是埋在全中国人民心中的一桩伤痛,是笼罩在执政当局头上的一片阴影。人民军队向人民开枪,史无前例;用机枪、坦克镇压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世所罕见。当年的总书记赵紫阳拒绝采用武力手段,因而被军委主席邓小平撤职下台,被软禁了整整16年,直到离世。如今赵紫阳也已去世10年了,2015117日赵的忌日,各界民众600余人前往北京灯市西口富强胡同6号赵家隆重祭奠。99岁的前毛泽东秘书、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锐来了;93岁的前出版总署署长、唯一敢讲真话的《炎黄春秋》创始人、现社委会主任杜导正来了;赵紫阳老家河南省滑县的县长、乡长、乡亲数十人也来了,并以家乡传统方式齐刷刷地下跪祭祀;今年允许境外记者采访,日本电视台、美国之音、香港明报等都来了;李锐应约高声回答:“我99岁了,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并写了唁联:“胡赵十年真改革,紫阳正气亮千秋”;杜导正率夫人及5个子女写了一封唁函:“六四事件及赵紫阳冤案,必须处理。六四一定要平反!六四一定要平反!这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正义呼声!

天安门事件,1949年以来曾发生过两次:第一次是在19764月清明节,百万群众为悼念18日去世的人人敬爱的人民总理周恩来,齐聚天安门广场,白花似雪,人海如潮。“四人帮”却动用数千民兵,在黑夜用棍棒驱散和拘捕民众,该事被毛泽东定为“反革命事件”,并作出“撤消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议。一年多后的19777月,十届三中全会恢复了邓的副总理职务,“四五”天安门事件也就平反,改变性质为“爱国民主运动”。第二次是在19895~6月,为悼念415日去世的前被迫下台的总书记、被称为“共产党人良心”的胡耀邦,北京学生掀起了“要民主、反贪腐”的运动,静坐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确实有“打倒邓小平”的标语。邓一怒之下,竟下令调动20万正规军进城镇压,坦克在长安街奔驰,机枪不停地扫射,学生倒在血泊之中,名谓“六四”事件,或称“六四”风波,实为“六四”屠杀。38军军长徐勤先拒向人民开枪而被撤职;总书记赵紫阳拒绝动武而下台,从此“六四”成为敏感禁区,媒体不能触及。但在香港,每年六四,都有民众游行抗议。

近网传习近平有个关于“六四”的谈话: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错误是毋庸置疑的,是反人类的屠杀行为。“六四”错误是邓小平的错误,不是党的错误,要把“六四”和党割裂开来,不能让党替邓小平背负屠杀老百姓的千古骂名。邓小平应负“六四”屠杀的主要责任,李鹏、王震、陈希同等负次要责任。那么。为什么“六四”至今不能平反呢?在中央政治局讨论时,没有取得一致意见,没有通过。我作为总书记,但首先是一名党员,必须遵守党的组织原则。政治局常委迟迟不对六四屠杀学生市民的错误,作出最终结论,是陷党于不义,是致党于死地的愚蠢行为。如政治局一意孤行,为了维护犯了错误同志的名誉。而危害党的政权,我只好与你们一起,做好遗臭万年的准备。

我不知此谈话的真伪,但毋庸置疑,“六四”是一次反人类的屠杀行为。从当年现场照片就可看到:4辆坦克幷排疾驰在长安街上,有学生被压断了双腿,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301医院,送来大批被开花弹枪伤的民众,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有20万大军进城,众所周知,民众在阻挡坦克进城,人所共见。在香港出版的“李鹏著‘六四日记’”中说:“六四的要害是夺权”,认为参加八九年民主运动的学生要夺共产党的政权,因此才要武力镇压。当时绝食学生只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要求政府迅速与北京高校代表进行实质性的、具体的、真正平等的对话;二是要求政府为这次学生运动正名,给予公正评价。因为426日的人民日报社论,把这次学生运动定性为有计划、有阴谋的动乱,要求肯定这是一场爱国民主的学生运动。学生提这两个要求,合情合理,,难道这就是要夺共产党的权吗?学生手无寸铁,只是喊了几句口号,贴了几条标语,难道就能夺了拥有百万武装力量的共产党权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李鹏不是在痴人说梦吧!

在讨论是否为“六四”平反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看来支持平反的是少数,反对平反的是多数。凡既得利益者,肯定不愿改变现状,稳定第一,但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我认为:一个共产党员要有党性,但更需要有人性、有良知、有良心。当年,东西德合并后,法官在审判曾经枪杀偷越柏林墙民众的士兵时说:“军人是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你的枪口为什么不能抬高一厘米呢?”,这便是人性与良知,因为偷越柏林墙的民众绝不是敌人。38军军长拒绝向人民开枪,是有良心、有人性的共产党员;赵紫阳总书记拒绝武力镇压学生运动,是有良知、在生死关头舍身取义的政治家,他召开家庭会议,家人都支持他的决定,宁可下台、坐牢,决不做一个千古骂名的罪人。习近平如果下决心平反“六四”,只会加分,不会减分,会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共产党犯了错误,应该承认错误,尽快改正错误,为什么还要坚持错误、遗臭万年呢?何况,“六四”事件,不是简单的错误,而是重大的犯罪。现在,事件已经过去整整26年了,后任领导不必为前任受过,但有责任分清是非。邓小平当年否定文革,指出毛泽东的错误,今天我们为什么不能否定“六四‘,指出邓小平的错误呢?“六四”一定要平反,“六四”必然会平反,早平反比迟平反好,这是人心所向、全国人民拥护的头等大事,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是千古不变、颠扑不破的普世定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