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同窗聚会、分外难能可贵!

   “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餐”,是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两句老话。养生专家洪昭光教授说:这话有道理,一般人过了70岁,身体各部分器官退行性变化,听力、视力、行动能力都下降,故要尽量避免在外面生疏环境留宿;过了80岁,各种疾病发生率增加,切忌进食过饱和情绪激动,要避免美味佳肴的诱惑。我们这一代人,都已是85岁上下的耄耋老人了,同窗聚会,真是难能可贵。

重庆南开48级友贺家驹,从西安途经北京去加拿大,实在机会难得,在我级联络员刘永培组织下,2015413日,在甘家口大厦海富门酒楼聚会,21人应邀参加,其中同学13人:贺家驹、、李真、周贝隆、周德承、薛纪光、钟志斌、时学黄、赵永穆及刘永培、李齐泰、丁有和、张泽武、杨勤明等5对夫妇,还有家驹子女2人及德承干休所司机。围坐一张大圆桌。叙旧话新,欢声笑语。

点击照片放大

  集体合影 围坐聊天
家驹致词 勤明发言
在继庆家 在敬老院5319

南开同学情谊深,耄耋相聚格外亲。我们48级是在1942年到1948年在南开上学,迄今已有70年的友谊。无论在南开念书一、二年或五、六年,都对母校和同学留下了美好和深刻的印象。19989月,在我级毕业50周年之际,在北京农科院举办了230余人参加的大聚会,200410月,南开100周年校庆,在重庆沙坪坝母校。举行了126人参加的金桂之聚,大家记忆犹新。,

家驹感谢老同学们前来和他会面,去加拿大是和小儿子团聚,打算一年半后再回国。勤明说: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一切以健康为第一,有利于健康的事多做,不利于健康的事不做。45级学长张继庆发起“健康活百岁”的挑战活动,有利于互相促进,互相勉励;中国现有百岁老人6万多人,人生百岁已不奇。纪光介绍了他的养生经验。齐泰说:不必刻意追求,应顺其自然,上不封顶。

李真额上贴了一小块纱布,因为摔跤致伤;贝隆夫人也因摔跤不能前来,大家一致认为,老年人骨质疏松,要慢行动,切忌摔跤。德承行动不便,是柱着拐杖由干休所司机陪同来的,他的夫人今年刚去世,大家希望他想开些,善自保重。老同学在一起,山南海北,百无禁忌,想啥说啥,各抒己见,不同看法,一笑了之。大家边吃边聊,觥筹交错,一直到下午一点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得不握手告别,愿下次再相见。

55日,45级学长张继庆邀请我和李齐泰及45级的赵立生等夫妇赴航天大院他家聚会。继庆发起“健康活百岁”活动,我是第3个响应者,互通信息,但尚未见面,今天是首次相见。真没想到,他和立生都已是90高龄的长寿老人了,但看起来都还年轻,行动自如。我送继庆我写的《耄耋随感2008-2013》,他赠我他写的《岁月如歌-风霜雨露八十秋》,精神交流更可贵。继庆同济大学毕业,是航天部火箭导弹专家,曾任研究员、所长、司长、秘书长、董事长等职,为我国航天事业走向世界和国际交流作出了积极贡献。但在文革中,却遭受抄家、“喷气式”批斗、关牛棚、被开除党籍、撤职 、降级、劳改,受罪达10年之久,母亲也被迫害致死,这几乎成为同时代许多知识分精英 的共同遭遇,可悲!可叹!立生是清华大学文学院古典文学教授,,反右时被打成“右”派,他夫人一言未发,一字未写,被认为抗拒运动,也被打成“右”派,真是可笑!可恨!齐泰是1930年上海龙华五烈士李求实之子,父亲牺牲时他才一岁多;他是南开青云篮球队队长,为学校在运动场上争光不少;是空军元老,抗美援朝中,曾驾机轰炸美军雷达阵地。中午就在院内航天餐厅聚餐,边吃边谈,我们这一代人,历经6次大小战争,56场各种运动的大小磨难,能活到今天,真不容易,但愿人长久,要珍惜生命!

56日,老伴张锦同学曹广忠夫妇来访,他年轻时曾支援西藏20年,当地日照很强,脸都晒变紫了。中午就在敬老院食堂就餐,每人31汤,有荤有素,品尝一下敬老院的生活,别前一起合影留念。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