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情深、同窗谊厚

—祝贺重庆南开中学建校80周年

明(重庆南开1948级)

南开、南开,是我心中永远难以离开的深厚情结,是我一生中永远不会忘却的青春岁月。那是重庆沙坪坝的一颗耀眼明珠,那绿树、红楼、盆式大操场,那巍然屹立的芝琴馆、范孙楼,那爬满藤萝的忠恕图书馆,还有那三友路、公能亭、西子湖、津南村,至今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在那里,我度过了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在那里,奠定了我一生的基础。大操场斜坡上绿草组成的八字校训《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始终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1937813日,淞沪抗战爆发,日寇铁蹄踏到了我的故乡—上海浦东杨思镇。在隆隆炮火声和炸弹爆炸声中,不得不逃离老家,流浪到浦西法租界。194112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占领租界。我再次逃难,辗转江苏、安徽、河南、陕西、四川五省,流浪、逃亡半年多,最后到了雾都重庆,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已初步尝到了国难当头、颠沛流离、逃难生涯的痛楚。1943年夏,我有幸考进了闻名大后方的重庆南开中学,插班初二,在那优美的校园环境和优秀的教学质量中,一直念到1948年毕业。五年南开生活,建立了我终生受益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一个人往往是在中学时代,就奠定了一生的基础。

我们的老校长张伯苓有先见之明,早就看到日寇的狼子野心,决定在西南大后方建校,1936年初,派喻传鑑主任筹建沙坪坝南渝中学,当年开工,当年建成,当年招生,当年开学,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世所罕见。南开爱国抗日,1937728日,天津南开即遭到日军狂轰滥炸被毁,不少师生千里跋涉,来到山城的家,1938年南渝改名重庆南开中学,成为大后方最著名的中等学校之一,是当时国内外青年学子最响往的地方,东南亚许多青少年,万里迢迢慕名而来,我级郭美风等同学就是其中之一。重庆是战时陪都,全中国及海内外各界人士云集,但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富商巨贾子弟,一律凭考试成绩合格入校,绝不通融,保证了学习质量。每学期都有小考、中考和大考,考试不合格者可补考,补考不及格者必须留级,成绩太差或严重违反校规者即被开除,当年教育部长朱家骅的儿子就是被开除的学生之一,可见南开的不畏权贵、大公无私精神。

南开的“德、智、体、美、群、劳”六育并举,使我终生受益。“德育”放在第一位,首先培养爱国主义精神,学会做人。张伯苓目睹中华民族“愚、弱、贫、散、私”五病,决心痛矫时弊,育才救国,兴办南开。当天津南开被毁时,蒋介石说:“南开为国难而牺牲,有中国就有南开”,南开把爱国、救国放在第一位。周一大操场集会,全体同学背诵孙中山总理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须努力”。南开以“公、能”为校训,“公”即培养爱国爱群之公德,“能”即培养服务社会之能力。“智育”是所有学校培养学生的主要内容,获取基础知识,提高个人智力,天经地义,毋需赘述。为了检查和促进学习,南开考试很多,不少“K书匠”们,考前临时抱佛脚,半夜起床,到大食堂秉烛夜读,刻苦温书,黑夜中,点点烛光摇曳,成为南开一道特殊的风景,至今记忆犹新。“体育”是南开十分重视的教育项目,我记得很清楚,每天下午三点半,所有教室关闭,学生一律到室外体育场,参加球类、器械、田径等各种运动,以增强体质。每年都要召开运动会,在全市大中学校运动会上,南开获得多次、多项冠军。“美育”也是南开教育的特点,阮北英老师的音乐课,无人不爱。还有美术课,绘画、雕刻。在范孙楼入口。设置镜箴:“面必净,发必理,衣比整,纽必结;头容正,肩容平,胸容宽,背容直。气象:勿傲,勿暴,勿怠;颜色:宜和,宜静,宜庄。”,天天出入,照镜自查,建立审美观和良好习惯。真、善和美,艺术和科学是相痛的,相辅相成。“群育”是培养学生的团体精神和组织能力。在南开,课外活动丰富多彩,学生自发自愿组织的多种多样社团,如雨后春笋, 合唱、舞蹈、壁报、戏剧、摄影、航模、无线电、学术研究等,在活动中,培养了做事能力、服务精神和团体意识。每学期都会举办中、英文演讲,作文、歌舞等比赛;毕业班举行大型戏剧演出,对外公开售票。我在校时就参加了晨钟报社和动力社,在校门入口林荫大道两侧,设有琳琅满目的壁报栏,观众肩摩踵接。“劳育”,是培养学生的劳动技术能力,南开初中,即开设劳作课,男生学习木工、瓦工或农活,女生学习纺织、缝补和烹饪,从青少年开始,就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良好的劳动习惯。六育并举,训练学生成为品学兼优、身心健全的一代新青年。我国当前提倡素质教育,在70多年前,在重庆南开中学就早已实现了。

在南开,衣食住行也都是统一的。统一服装,初中生是草绿色童子军装,肩章编号为“777”,高中生是灰色芝麻布学生装,实行军训;统一就餐,大食堂八人一桌 ,定时定位;统一住集体宿舍,木板床,上下铺,八人一室,被服叠成长方块,有棱有角,每月检查评比;统一行动,每周六下午下课后才能离校回家,周日晚自习前必须返校。我记得当年我家住化龙桥,徒步经小龙坎回家,需步行2个小时,既锻炼了体力,又培养了吃苦耐劳精神。

在南开学生中,有许多是国民党和政府高官子弟,但在学校中毫无特殊之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不像现在动不动就炫耀“我爸是某某”。凡学习成绩不及格者,照常留级或被“刷”掉;对家境贫困学生,则伸出援助之手,学校设有助学金。在我求学那个年代,南开设有“四七奖助金”,为纪念南开建校40周年和张伯苓校长70寿辰而设置。奖励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帮助家境贫寒的同学,免除学费,每学期还评选品学兼优者为“荣誉生”,我曾几次获得奖学金和荣誉生称号。1948年夏毕业时,我被推荐免考直升南开大学,南开大学以经济系和化学系闻名,我当时的目标是电机系,于是在家乡上海、全国统一考试中,有幸考上了北京清华大学电机系。南开刘兆吉老师曾在班上说:“一般同学,聪明的不勤奋,勤奋的不聪明,唯杨勤明兼而有之”,其实,我属家谱“孝友勤俭忠厚和平”八字中的“勤”字辈,兄弟四人,分别名为“策、励、廉、明”,“勤明”由此而来。我的三哥杨勤廉是南开1947级的,许多家族的兄弟姐妹同在南开上学,后来成为我大嫂的林同郁是南开1945级的,她的两个弟弟林同坡和林同墉是南开45级和47级的,凸显“南开一家亲”的氛围。

南开崇尚民主自由,在我印象中,当时无论是国民党、三青团,还是共产党,在南开,都没有公开或实质性的活动。在校园里,可以自由发表各种见解,学生壁报也可以反映不同观点,请来演讲的国内外名流,既有各党各派领导或学者,也有无党无派民主人士,不同的看法,可以互相争论和辩驳,学校决不干涉。蒋介石曾多次来校,毛泽东也前来访问过张伯苓校长,美国副总统华莱士也来校参观,充分体现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我在校时,对国民党的贪污腐败十分痛恨,对共产党也不了解,和同班级友组织了一个秘密社团“星社”,意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主张“科学救国”、“实业救国”、“教育救国”。文组同学组成“学生论坛报”,理组同学组成“动力社”。194616日,我们参加了因北京“沈崇事件”而发起的全国反美大游行;1947222日,也参加了因东北“张莘夫被杀事件”而发起的全国反苏运动,不论是美国或苏联,只要你迫害中国老百姓,一个血气方刚的爱国青年,必然会义无反顾地抗议、声讨、示威、游行。我们没有党派意识,不管那党那派,只有爱我中华的爱国精神。

在张伯苓教育思想和南开精神培育下,南开出了许多国家栋梁之才,仅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就多达56人(天津、重庆约各占一半),两位总理周恩来和温家宝都是南开出来的,各界英才更不计其数。凡在南开念过书的,不管是一、二年,还是五、六年,都对母校留下了极为深刻和美好的印象;同学之间,情同手足,不是兄弟姐妹。胜似兄弟姐妹。我们1948级级友,19989月在北京举行毕业50周年大聚会,海内外和全国各地来参加者竟达230余人之多;200410月南开百年校庆,我级在沙坪坝母校举行金桂之聚,也达126人。南开各级同学出版了自己的刊物,互通信息,交流思想,成为同班同学和广大校友之间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我们1948级出刊《48通讯》,基本每年一期,共出版了21期。我班陶琤穻P学,独自一人,从2000年起,创办《北美南开通讯》,每季一期,迄今已出刊了59期,图文并茂,内容丰富,成为海内外南开校友思想联系的桥梁和大家最喜爱的同学刊物,充分体现了南开的“公能”精神,功莫大焉!

今年是南开1945级毕业70周年,45级学长张继庆向校友、网友、亲友发起“健康活百岁”的挑战活动,这是宣传正能量,南开校友纷纷响应,我们重庆南开从44级到48级的同学,基本都已是接近90岁的耄耋老人了,受南开教育,拥有并相信中国传统文化道德“仁义礼智信”,“仁者寿”,“智者健”,相信南开学子,能活到百岁者,将不乏其人。现年100岁的原重庆南开杨敏如老师说:“我们要好好活着,活到老,学到老,做好一个南开人”,我们都为自己是一个“南开人”而自豪。世界卫生组织提出“21世纪人类予期寿命应是120岁”,我愿响应号召,争取活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亲眼看一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实现!

南开!南开!终生怀念。但愿张伯苓教育思想永存!南开精神永存!南开学子长命百岁!日新月异,允公允能,拥抱未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