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普京电视直播

 20154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一年一度的电视直播,与民众连线回答问题。一个4岁女童十分天真地问普京:“我喜欢睡觉,还能当总统吗?”,普京也风趣地回答:“你喜欢睡觉是好事,你将成为一个身体健康的总统”,看着不禁哑然失笑,同时也产生不少感慨。泱泱大国的中国人,能有与国家领导人平等对话的机会吗?认真想一想,似乎几千年来也没有一次。从自己87年的亲身经历来看,只有3次机会能在较近距离内,遥望毛、刘、周、朱等国家领导人:第一次是在194971日,于北京先农坛体育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大会;第二次是参加101日天安门开国大典;第三次是1955年在天桥剧场观看苏联白桦树舞蹈团演出,他们都出席了。

 2001年开始,普京就通过电视直播,与民众对话,今年已是第13次了,基本每年一次。事前通过各种方式收集广大民众提出的问题,真是千奇百怪,无奇不有,大到国际核战,小到针头线脑,今年收到的问题多达300万个,在当天节目播出期间,平均每分钟能接到电话4000个,普京根据有关部门归纳、整理的问题,要求相关单位提出解决意见,当然,有些问题需要普京当场随问随答。由于时间有限,今年普京只回答了74个问题,直播连线时间已达3小时57分,2013年曾长达4小时47分,2014年是3小时55分。

300万个问题,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光浏览一遍,也要花不少时间。何况问题涉腊广泛,从世界风云,国家大事到社会生活、家庭琐事。一名女子甚至求助普京,希望他能说服其丈夫来养狗,普京回答:“我不能下命令,但可一起想办法,养狗是件好事,有助于家庭稳定”。从这些小事、小问题可以看出,无论是4岁女童,还是要求养狗的妇女,都认为总统和她们是平等的,不是高高在上、相距千里、遥不可及的国家领导人。自己有什么想法和要求,都可以问总统,并得到回答。

普京,是当今世界公认的强势领袖、“铁腕总统”,自乌克兰危机以来,受到美欧制裁,军事威胁,日理万机,却还要回答这些芝麻粒般的小问题,真有耐心!但说明一个问题,总统和百姓是完全平等的。返观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传统,主要表现为等级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人分三、六、九等,知识分子曾被列为“九儒十丐”、“臭老九”。老百姓见了皇帝,就要远远地三跪九叩首,皇帝说的话,一言九鼎,朕即“法”。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到庆丰包子铺吃了一顿包子,他坐过的椅子,就成为身价万倍的“龙椅”,包子铺就把它“供”起来,这是全中国一把手-总书记(不少民众眼中,总书记就是过去的“皇帝”)坐过的,会给包子铺带来好运。实际确也如此,庆丰包子铺从此生意兴隆,大家都来吃总书记吃过的“套餐”。据说有人从广州飞京,专程到庆丰包子铺吃一顿总书记套餐。

直到今天,在中国社会上,仍存在着十分错误的概念:认为是政府(过去有皇帝时代称“朝廷”)养活了百姓,而不是百姓养活了政府。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传统,历来将各级官员称为“父母官”,视百姓为奴才,在官员眼中,政府养活了百姓,给你们发工资,供你们吃、穿、用,给你们住房,替你们治病,你们吃饱了,喝够了,还要骂娘,还要提什么意见,是忘恩负义,不知好歹。在中国,缺乏纳税人的概念,实际上政府的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来自广大人民的纳税钱。各级官员,本是百姓雇来的管家,是实实在在的公仆,现在,却反仆为主,变成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爺,颐指气使,让百姓个个当良民、顺民、愚民和奴民。中国一直存在着等级观念,连和尚、尼姑也要分局级,还是处级?领袖和百姓,天上地下,那有平等对话的机会。如果在中国,也要实行国家领导人和民众电视直播、连线问答,就有两种可能:一是提出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千万个问题;二是什么也不提,因为历史的教训,记忆犹新,害怕抓辫子、戴帽子,打棍子,反右派、反右倾、文化大革命,惨痛的教训,人们尚未忘记。因此有人说,中国要实现民主、平等,还要等待100年,我没有那么悲观,但至少也要30年至50年吧!不知要等到那一天?中国百姓才能和国家领导人直接电视对话?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