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99岁寿星杨敏如老师

12年前的2003224日下午,我和郭美凤夫妇同去拜访87岁的杨敏如老师,畅叙南开师生情,欢聚4个多小时,还去附近烤鸭店吃了一顿晚饭,边吃边聊。杨老师十分健谈,大部分时间都在听她讲话,滔滔不绝。12年后的2015611日上午,郭美凤夫妇、我以及刘永培、陆方等5人,代表重庆南开48级同学,再度去拜访已99岁的杨老师,欢聚近2个小时,虽已过去12年,杨老师依然精神矍铄,依然说话滔滔不绝,那像一个百岁老人。

 99岁老寿星杨敏如老师(点击照片放大)

郭美凤和杨老师是北师大同事,年龄正差一轮,我今年正好也是87岁,美凤比我大20天,我们3人同属龙。杨老师1916年生于天津,1934年考人燕京大学中文系,抗日战争爆发后,于1941年逃难到重庆后,经裕丰纱厂经理介绍进入南开中学教书。喻传鑑主任对教师要求十分严格,对杨老师进行了认真考查,她既教中文,又教英文,共教4个班,别的老师只教3个班,后有她妹妹代课教了一学期。杨老师备课认真刻苦,业余时间都在图书馆和受彤楼度过,学生听杨老师课,津津有味,有口皆碑。她看到可爱的孩子认真学习,也十分高兴。她说:我教了一辈子书,70多年,在重庆南开中学教了7年多,后又在南开大学教书,我始终保持一颗童心,保持着爱南开之心,南开精神就是要爱国,说真话,活到老,学到老,活一年就不能白活,活得像个南开人,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Do my best 做最好的自己。我现在眼睛有白内障,看不远,一个耳朵也聋了,腿脚也不利索,但脑子还十分清楚,我现正重编《红楼梦》讲稿,特别要介绍那个不谈情说爱的香菱,她和宝玉、黛玉都是纯真的诗友。还有人帮我,把老伴罗沛霖和我的诗词放在一起出版,取名《蒹葭集》(取自《诗经》),以后会送给你们。

谈起老伴罗沛霖,杨老师不禁眼泪汪汪,他已去世3年了,深情难抑。罗是两院院士,工程院创始人之一,电子专家,有“红色战士、红色博士、红色院士”三红之称。1913年生于天津,1935年毕业于交通大学。抗战爆发后,于1938年奔赴延安,创建了陕甘宁边区第一个通讯建材厂,为前线提供电台等通讯器材。1939年到重庆,在中央无线电厂任工程师,在董必武领导下做统战工作。1943年,罗沛霖和早年就认识的杨敏如,杨的哥哥杨宪益(翻译家)和英籍女子戴乃迭同时结婚,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和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为两对新人证婚。19458月末,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和平谈判,罗沛霖曾受到毛接见。1948年,组织安排罗赴美留学,获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1950年回国,1956年加入中共,先后任电子工业部科技司副司长、科技委第一副主任等职。杨老师也谈到,江泽民任电子工业部部长时,曾来她家拜访,江好表现自己,不时冒出几句英语,但发音不对,,在英语教师杨敏如和美国留学归来的罗沛霖面前,简直是班门弄斧,成为笑柄。

谈到“六四”,不禁义愤填膺,她亲眼看到木樨地部长楼遭受无辜枪击,看到手无寸铁的学生遭坦克追逐。她的哥哥杨宪益认为“六四”事件绝不是反革命暴乱,为此而退党。我说,“六四”是反人类罪行,迟早一定会平反。在“文革”中,她家也被抄,受到不公正批判。杨老师曾多次申请入党,但一直因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如“名利思想”等而未被批准,直到她90岁时才了却心愿。杨老师说,我既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个基督信徒,基督箴言,有的比马克思更得人心。

说起她的父亲,曾留学日本,是最早的上海中国银行行长,也是天津中国银行和大陆银行的创建人,十分遗憾的是她3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家境下落,她自幼养成自力更生的习惯,认为妇女既然是半边天,男人能做的,女人也就能做,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要做成同样一件事,必须付出加倍甚至10倍、20倍的努力。她生有二男一女,长子在美国,十分遗憾的是老伴去世时,儿子未能回来。

杨老师是唐诗宋词专家,讲课深受学生和听众的欢迎,教书70余年,桃李满天下。退休以后,仍在电视台、北师大院内或为南开同学讲诗词,重庆南开45级聚会时,常邀请她参加,一次在香山植物园聚会,在“掀起你的盖头来”乐曲声中,还让耄耋之年的罗院士和杨老师打扮成新郎、新娘,粉墨登场,引得全场笑声不断,师生同乐!

杨老师住房四周墙上,挂满了启功、俞平伯等名人赠送的书法贺词,一片书香气息。虽年届期颐,头发基本还是花黑的,特别是记忆力极好,几十年的往事,如数家珍,侃侃而谈。12年前,我和美凤拜访杨老师告别时,祝她长命百岁,如今已经实现。今日我们又祝她活到120岁。因为脑是司令部,脑不老,人就不老。以杨老师开朗的性格和现状,活120岁,无问题。我的目标也是活到120岁,响应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21世纪人类予期寿命应是120岁”的号召,亲眼看一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现。我们怕她一直讲话,太累,原打算只停留一个半小时,但她精神亢奋,越说越高兴,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欲罢不能,我们也不忍打断,一直到12点,不得不撤退告别,明年杨老师整百岁时,我们再来向老寿星祝寿!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