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未来,民心所向

从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向民主和强国目标前进”,是美国华盛顿智库高级研究员对1949年以来中国各个时期的看法,将中共建政后分为三个时代,毛泽东、邓江胡及习近平时代,对习近平时代的评价最高。

1.19491976年毛泽东时代:暴力革命,社会动荡,理想主义和政治运动相结合。就像癌症化疗,好坏细胞都被破坏,但赢得了自尊和独立。

2.19762012年邓、江、胡时代:改革开放为主线,摸着石头过河,未解决体制问题。经济高速增长,社会矛盾尖锐,贪污腐败严重,经济超负荷运转。但体制未创新,制约了社会发展。

3.2012年十八大习近平掌权执政后的习近平时代:从大力反腐入手,建设法治国家,走向现代化,向民主和强国两个目标迈进。未来10年,跨10大步,列出了每一年改革的主要内容,现摘录如下:

2013年: 发动反腐廉政风暴,禁止“三公消费”,禁止行贿、受贿,公职人员必须定期公布个人财产;

2014年: 废除城管和户籍制度,保障人权和迁徙自由;

2015年: 文体退出国家机关,鼓励产业化,党、工、青、妇退出公务员序列,经费自筹;

2016年: 严禁学校和医院乱收费,公立大、中、小学一律免费或低收费,公立医院一律按成本收费;

2017年: 开放报禁,任何公民都有权办报,政府退出传谋业,统统交民间,新闻中立客观,不属任何党派。“中国人民解放军”改名为“中国国防军”,不属任何党派领导,不参与政治纷争。其任务是保卫人民不受外敌侵犯,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2018年: 重新评价毛泽东,遗体送回韶山老家安葬,入土为安。解密19491976年历史档案,弄清真相;

2019年: 彻底平反所有冤假错案,包括“高、饶反党集团”、“反右派”、“六四事件”等,昭雪、道歉、抚桖;

2020年: 实行联邦制和总统制,总统由公民自由选举产生。各省实行自治;

2021年: 改组“两会”,人民代表大会改名为众议院,政协改名为参议院,两院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有弹劾总统权力;

2022年: 各党派重新整合,中共和各民主党派调整组合成“中国共和党”;台湾国民党与民进党等重组为“中国民主党”;两岸和平谈判实现统一,两岸四地组建成新的国家“中华共和国”。

在上述一系列大刀阔斧改革的基础上,予计:

2023年: 习近平、郝龙斌分别代表两党,被推举为中国共和党及中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经公民自由公正选举,习近平胜出,首任“中华共和国”总统。

2024年: 习近平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历史学家誉习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第一伟人”

这是一篇以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意识形态来猜测中国前进的步伐。以西方价值观来衡量中国改革的进程,不失为中国迈向民主强国的前进目标,但改革必须和中国国情相结合,决不能照搬西方那一套政治模式,如中共与各民主党派合并重组或台湾国民党与民进党合并,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每一个党派都代表了不同阶层或群体的利益诉求,它们都有自己独立的党纲和主张,怎么可能合并在一起,异梦同床呢?在习近平执政的十年中,有的目标可能实现,有的就很难实现。政治改革确是当务之急,但阻力很大,既得利益者和权贵集团决不愿意因政改而丧失他们的权益,一定会千方百计来阻挠。以“官员财产公布”为例,这是世界各国通行的惯例,是实施廉政和政治透明化的重要举措,但在中国却行不通,在全国历届人大已讨论了20多年,始终未能通过,因为据调查,上海、广州厅局级以上干部财产都在千万元以上,光凭工资收入,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财产呢?

废除城管和户籍制度,实现城乡平等,可能正在讨论之中,但决非短期内就能解决。至于文体和党、工、青、妇退出国家机关,就更难了,他们都是吃惯皇粮的有权有势人物,岂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教改和医改都是老话题,是老百姓最最关心的切身利益,已经嚷嚷了多年,至今还没有理出个头绪来。大家一致公认,我们的教育是失败的,当然,“白卷英雄”的时代早已过去,但应试教育的阴影尚未消退,教育不能独立自主,不能兼容并包,没有思想学术自由,一个甲子以来,没有培养出世界级的大师,也没有一个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却训练出了许许多多唯唯诺诺的驯服工具者和急功近利的犬儒主义者。有学者称,当今中国有两大祸害,即富人无良心,知识分子无良知,就是说他们没有担当起社会责任。富人多半是暴发户,有了钱,拼命吃喝嫖赌、挥霍无度,很少有人像国外那样去做慈善事业。知识分子也陷入追求名利地位的怪圈,10多名教授争当一名处长,因为有权就有钱。医疗改革、医药分离正在进行,必须杜绝乱收费、高收费,一个血管支架,成本几十元,病人却要付出上万元;要访止过度治疗,重复检查,送红包,必须推进医疗资源城乡共享。

开放报禁,新闻自由,是一件大事。在我们当前这种体制下,很难做到。但要真正依法治国,贯彻宪法,就应该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台湾蒋经国能做到。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军队国家化,军队由国家政府领导,而不是由那个党派领导,这也是世界通例,就不会出现在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时,政府总理温家宝居然调不动部队及时前往救灾的实例;军队不应参与政治,干预政治,军队的唯一重要职责是保卫国家领土主权、不受外来侵略和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也就不会出现用军队来镇压学生运动的事件。

关于“重新评价毛泽东”,早在19816月十一届六中全会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对毛泽东的评价就有许多不同看法,只能留给后代解决。《决议》否定了文化大革命,而文革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却把罪责推给了林彪和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四人帮”的后台是毛泽东,正如江青在19811月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上说:“我是毛泽东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四人帮”的一切行动。都是经毛批准或同意的。对毛泽东全面和科学的评价,是中国近代史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最近万里提出“应重新评价毛泽东”,对毛的功过是非,其实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毛有功,更有过,功是功 过是过,功不抵过,把事实明明白白摆出来,人民自然会实事求是地作出评价。至于毛泽东的遗体和遗像,确应从天安门挪走,迁回故乡韶山,入土为安;或实现毛亲自签名“死后火化”的意愿。如果,天安门城楼,换挂孙中山像,将是两岸人民共同的愿望。

冤假错案,每个时代都会有。但自1949年以来,56项政治运动,11次路线斗争,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错案。据不完全统计,非正常死亡高达8000万人,远超历朝历代和八年抗战死亡人数。“文革”结束后,又发生过“反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六四风波”、“反法轮功”等重大事件。当前首先应该平反的是“六四”,学生爱国反腐无罪,用机枪坦克镇压,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错就是错。罪就是罪,不承认或掩盖真相,是错上加错,罪上加罪!

中国是否实行联邦制或总统制,将由人民来决定。要实现两岸统一,联邦制是可行的。国名也可改,无论叫“中华共和国”或“中华民主国”或直接叫“中国”,有何不可?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两个组织确应改革,百姓为什么贬之为“橡皮图章”和“花瓶”,因为它们没有起到“最高权力机关”和“代表人民说话和办事”的作用,却成为一个“官商代表大会”和“名人神仙会”。人民代表和政协代表应由人民自由普选产生,实行差额选举,代表应是专职而非兼职。邓小平说过:“共和国的核心是民主与法治,而中国恰恰缺少这两样”。

根据当前实行的方针政策和政治路线,共产党已名不符实,它不再实行共产和单一的公有制。允许私有制存在;它不再实行计划经济,而实行市场经济;不再单纯“按劳取酬”,而是按“资本、技术、管理等多方面取酬”,“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目标,看来也只是一个乌托邦。

习近平和郝龙斌竞选总统,那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也有可能和现实的一面。至于习近平能否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倒是乐观其成,如果习近平真正能为中国广大老百姓着想,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实现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步步走下去,顺乎民心,诺贝尔奖颁给他,是大有可能的,使中国真正成为一个民主、自由、平等的富强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屹立于世界多元化的民族之林!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