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挚友郭维敬

郭维敬,是我清华校友,1946年考进清华先修班,1949年春参加南下工作团离校。我于1948年夏考入清华电机系,1952年夏毕业。我们同时在校不到一年,他在文学系,我在电机系,彼此互不相识。但一起迎接了19481215日清华园的解放,当年我也报名参加南工团,但组织决定,学理工的必须留下,参加祖国未来建设。

他是山西洪洞县人,1925年生于吕梁山侧、黄土高原一个小山村的农家。在村中上完初小,到汾西县念高小毕业,在太原考上了初中,适逢“七七事变”爆发,11月太原即失守,不得不回老家放羊赶牛。1940年与同学一起,历经坎坷,远赴四川阆中,考进国立四中,插班读到毕业。19458月,抗战胜利,北上西安,由于山西内战,无法回乡,流浪生活近一年。1946年赴北京考入清华先修班,选为学生会主席,一年后入文学系。1949131日,北平和平解放,进城宣传。3月根据革命需要,清华园内掀起了参军、参干热潮,311日,240余名学文法的同学批准参加南下工作团,在全校师生敲锣打鼓声中欢送离校。

经过4个月的集体学习,2个月河南省鸡公山的集训,分配到四野41军的有300人。98日南下,经武汉、长沙、湘潭,再轻装徒步行军,日行百里,一直走到广西省桂平县,郭分配在154师任随军记者,在新区搞宣传工作。1950年夏,朝鲜战争爆发,10月我国决定抗美援朝,急需学外语的翻译,郭被抽调,奉命只身北上,到东北报到,但直到1951年元旦后才入朝。分配在志愿军战俘管理处审处科任干事,这是一项全新的工作,面对联合国军10多个国家的战俘,大都蓬头垢面,精神委靡,对中方“不杀、不辱、救死扶伤”的政策持质疑态度,普遍存在对我军的“敌对、恐惧、怀疑”思想,加上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工作困难,一直逐级汇报到周恩来总理处,得到“消除敌对,缓和矛盾,拥护和平,反对战争”的16字方针,生活供应及医疗条件也逐步改善。联合国军战俘共约4900多人,遍及五大洲15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美国约3500人,英国约1000人,土耳其240余人,加拿大32人,澳大利亚26人,日本3.......1953年遣返战俘时,有20个美国人自愿到中国就业生活。1951710日开始朝鲜战争停战谈判,郭维敬被抽调到板门店参加战俘遣返谈判,直到195368日达成一致意见,1953727日双方签署停战协定,马拉松式的谈判历时整整两年,中国战俘2万人中,约6000人回到了大陆,约14000人去了台湾。

1954年初,朝战谈判代表团善后工作基本结束,郭维敬本应与其他翻译一样,回国到外交部重新分配工作。但阴差阳错,当时的观察代表团团长张梓桢将军却要他留下,转到志愿军政治部敌军工作部任助理员。两年后,1956年初,大批军队干部复员或转业,郭列其中。他认为在朝工作6年,不应转业,主要原因是他曾坚持原则,揭发了几个人私分工作服而对他的报复。他被分配到河南省信阳专区平舆县任教育科科长。195611月调任信阳专署从事工农业余教育行政领导工作,195711月,响应干部上山下乡的号召,去确山县乐山林场劳动锻炼。反“右”运动开始后,专署80多名干部中,18人被打成右派分子,绝大部分是建国后参加工作的知识分子和强加无辜罪名的业务骨干。19584月,郭也被林场领导无端打成“漏网右派分子”。他们想当然地认为,郭在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代表团中做重要工作,突然转业到地方,一定有政治问题,于是搜集片言只语,罗织莫须有的罪名:“要推翻共产党,实行西方民主”,组织林场群众,大肆批判,实行车轮战,加上罚跪、毒打、断餐、饿饭、强令干重活,用粗针扎指甲缝,强令签字画押,每月生活费只给12元。

195681日,郭维敬与在信阳人民医院工作的宋玉宾喜结连理,她比郭小10多岁,天真单纯。得知郭被打成“右派”,立即赶赴林场,领导如获至宝,找她谈话,使用各种手段,诱骗,胁迫,威逼,让她和郭划清界线,与郭离婚,宋始终一言未发。于是,强行把他们送到县法院,办理离婚手续。幸女法官了解实情后,秉公断案:“离婚需自愿,与是否右派没有关系”,一句话,挫败了林场领导的阳谋。他俩感动得涕泪交流,除感谢女法官外,发出庄严誓言:“你选择了我,我选择了你,天长地久,海可枯,石可烂,此心永不变”1962年末 中央指示,为30万“右派分子”摘帽,郭列其中。但摘帽右派仍是右派,1964年五反运动中,又大批“翻案风”,二度入山劳改。十年“浩劫”又被揪回信阳师范接受批斗“洗礼”,一个小小师范学校,竟有26名教师挨整,校长自杀身亡。1979年右派分子改正,郭才结束了长达22年蒙受不白之冤的苦难生涯。右派改正后,调往河南省教育学院工作,1990年离休,2014年不幸病逝于郑州。

他著述颇丰,主要著作有:

1.《第一个战俘营》—联合国军战俘在朝鲜 1990年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

2.《叶落萧萧,江流滚滚》—共和国早期的故事 2005年自费出版

3.《板门店谈判见证录》  2008年大象出版社出版

4.《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美国人的反思》 美国贝文·亚历山大著、郭维敬等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那么,我是怎么认识郭维敬并成为挚友的呢?不能不从一本书说起,真正是“以书会友”。我订阅当今中国几乎唯一敢说真话的月刊《炎黄春秋》,2005年第3期,刊载了原毛泽东秘书、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李锐的一篇文章“《共和国早期的故事》引出的思考(序一)”故事真实的记叙了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中60个人物遭受苦难的事件,血泪斑斑,振聋发聩。于是,我极想找到这本书,几经周折,终于联系到了作者郭维敬教授,他认为我费了很大功夫找到他,是知音,立刻将书寄给我,得知他是清华校友,与我同班同学孙亦榴及杨建国都是旧交,更加深了一层关系。由于我们观点相同,对社会问题看法一致,从此,鸿雁传书,来往不断。我们先后在郑州和北京会面两次,畅谈甚欢,在思想交流中成为挚友。《共和国早期的故事》内容真实感人,撼人心魄,引人深思,但触及禁区,没有一个出版社敢于公开出版,只能自掏腰包,印发千余册,凡读者无不称该书具有历史价值,体现了社会责任感,以史为鉴,感人肺腑,是一座儆示后人的血泪丰碑。2012年他又出版了一本自传性的《九十年人生回顾》,在赠我书中首页上写着:“我在我思,峥嵘沉沦;往事往矣非云烟,聊抒幽思試笔砚;难改嫉恶刚肠,傲秉民间立场;正气凛然,无恨天地!”

郭维敬是一个具有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有气节、有良知、有尊严、有理性的爱国知识分子,为人热情奔放,直率自信,刚正不阿。浩然正气。虽历经坎坷,风狂雨骤志弥坚,岁月无常锤忠骨。他毕生追求真理,历史不会忘记他,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有这样一位清华校友和挚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