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起伏的旷世传奇人生

——阅《忏悔无门》

李春平,早有所闻,是中国第一大慈善家,是中国红十字会与北京市共同授予的“慈善家”称号,被媒体誉为“中国百年慈善第一人”。20多年来,他捐献出了6亿多人民币,赠予穷困人员、扶贫事业、医疗机构、儿童福利、和赈灾活动等,每次出资几万、几十万、数百万乃至上千万,慷慨解囊,平均每天捐献7万多元,“大慈善家”称号,名不虚传。

他是个真正的大富豪,拥有的财富,普通人无法想象:3辆顶级的劳斯莱斯房车,仿白金汉宫设计的价值8000万元的豪宅,8个司机,4个保镖,6个秘书,5个护士,还有华侨城的大量不动产,梵高、毕加索的稀世珍品油画,一幅画即值7000万美元,即使在美国,他也属于少有的富豪。

那么,他的巨额财产从那里来?众所周知,他娶(应该说,他是倒插门女婿,‘嫁’)了一个美国顶级影星富婆,成为她的合法丈夫。她病逝后,继承了妻子的大笔财产。他怎么会遇上这样一个美国富婆呢?说来是一个曲折离奇的人生故事。34万字的自传体著作《忏悔无门》,叙述了李春平的旷世情缘和跌宕人生,这个引人入胜的真实故事,我三天就把它看完了,深感人世沧桑,恩怨情仇,爱情与财富,欲望与道德,理想与追求,现实与未来,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耶?交织成一幅惊世骇俗的离奇图卷。

李春平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中国人,父亲是一名军人,母亲是一个漂亮的部队卫生员,19492月,解放军南下途中,在江苏省淮阴市郊一座破庙里生下了他,得父母遗传基因,男孩越长越帅,成年后,人高马大,英俊潇洒,成为女孩的追逐对象。1967年夏,参军当上了工程兵,3年后,转为空军文工团文艺兵,手风琴手,1976年复员转业到北京电影制片厂任保卫科干事。为了拍电影,厂长让他动手术垫高鼻梁,扮演外国人,在北医三院住院时,护士刘茜一见钟情,看上了他,但漂亮的刘茜也拥有许多男友,其中有一个二炮副司令员的儿子耿健国,见她移情别恋,怒火中烧,邀约李春平决斗,双方都不甘示弱,引发一场多人武斗。赶来的联防队民兵将李春平抓进了派出所,耿建国乘汽车逃走,他是副司令员的儿子,逍遥法外,安然无事,但李春平却以“寻衅闹事,打架斗殴罪”,被判劳动教养三年,送往茶淀劳改农场服役。这本是一个不公平的社会,谁的爸地位高,有钱多,谁就能打赢官司,平民百姓有冤无处诉。更令李春平想不到和伤心的是,北影厂宣布将他开除党籍和公职;父亲李四海则认为他有辱门面,也将他赶出家门,从此改变了李春平的一生命运。

在农场劳动改造,吃尽苦头。幸遇好心的医务室金大夫,同情他的遭遇,设法将他保外就医,回到市内,独居斗室,过着无工作、无收入的孤苦生活,以卖衣当物为生。在此期间,恰又遇到了一件刻骨铭心、终身难忘之事。既可说,交了桃花运,也可说,重遇灾星,一位漂亮的北京战士文工团女团员和他不期而遇,对他一见倾心,她是独唱演员静楠,身材苗条,脸容俊秀,嗓子清亮,在团内已小有名气,偏偏对李春平从相识到喜欢,再到热恋,年轻人不顾后果,她两次怀了孕,不得不两次打胎,促使李春平二进宫,重新被揪回劳改农场。金大夫第二次帮忙,使他保外就医,从现实教训中,他深深认识到一个劳教人员,在国内无法生存,更没有前途,于是下定决心,必须找机会出国。他到三里屯使馆区外国人比较集中的地方,替老外义务擦车,一天,一个会说汉语的德国人好奇地问他,为何要这么做?他毫不隐讳的告知, 我想出国;一周后,这位德国人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我可以帮你出国,但有个条件,把你父亲单位的有关文件拍照给我”,他一听,大吃一惊,那不是让他当国际间谍吗?当场坚决拒绝。此路不通,只好另使高招,他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俨然一个公子哥儿,到北京饭店咖啡厅,要了一杯咖啡,守株待兔。果不其然,等了几天,福从天降,那位美国富婆克劳迪娅出现了,她刚失去情人兰姆,到中国来散散心,骤然看到面貌酷似兰姆的李春平,高大挺拔,深目直鼻,皮肤白皙,栗色卷发,确是一个美男子;她自己虽然年近花甲,但经化妆打扮后,仍似一位风姿绰约的漂亮少妇。他(她)们都互相主动介绍自己,似乎一见如故。一周后,她问他有什么要求、他直言要出国,她说可以,唯一的条件是必须和她结婚,否则一个劳教分子怎能出国!他犹豫了,她比他大38岁,是母子辈份,如结婚,他必须放弃自己的青春理想和已有爱情,考虑再三,决定婉言谢绝。克劳地娅不得不怏怏回国,但没有死心,数周后派她的律师前来北京,约见李春平,告知她已改变主意,可按母子相认,他当然同意了。1979年,30岁的李春平告别父母和心爱的静楠,静楠撕心裂肺地劝他留下,甚至告诉他,她已第三次怀孕,但没有动摇李春平的决心。他随律师来到美国旧金山,当晚,克劳迪娅在豪华酒店举行盛大欢迎晚会,当众宣布:“这是我最亲爱的男人,我的儿子,我的情人,我感情的最后依托—李春平先生”,并当场送给他一个最贵重的礼物—在美国拥有永久居留权的绿卡,这是无数外籍人士梦寐以求、望眼欲穿的珍贵礼物。李春平已身不由己,自然感激不尽,报以热烈的脸颊亲吻,全场掌声雷动。从此,他未来的命运和一切,只能听从克劳迪娅的安排。

李春平住进了濒海的橡树山庄,这是在美国也属于顶级的高档豪华别墅,成为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山庄新主人,既是母子,又是情人,终日陪伴克劳迪娅,寸步不离,吃喝玩乐,山珍海味,周游列国,观赏美景,享尽顶级的富人奢侈生活。对比以往的环境和生活,真有天壤之别,仿佛从十八层地狱,一下跃升到了天堂,在国内,是人下人,到了美国,变成人上人,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开始,他和她分室而居,日后,应她要求,改为同房同床。1989年,克劳迪娅得了癌症,久治不愈,在临终前三个月,她提出和李春平正式结婚,由牧师在山庄主持婚礼,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妇。她最终病逝,律师宣布遗嘱:她全部财产的90%,由丈夫李春平继承,那是1990226日,正是李春平的41岁生日,克劳迪娅留给他的遗产是包括橡树山庄在内的三栋别墅庄园、西雅图的一个房地产公司,四幅价值连城的世界名画,还有她全部珠宝首饰和数不清的股票与现金,李春平立刻成为世界顶级富人。一周后,他毫不犹豫的将橡树山庄和洛杉矶的富丽山庄转赠给克劳迪娅的两个同父异母弟弟,以示对克鲁地娅的怀念和保恩。

1991年夏,他告别美国,带着巨额财产,以美籍华人身份,回到生养他的祖国,定居北京。他千方百计找到已定居香港的静楠,赠她100万元,以示忏悔赎罪之意,她毫不留情的将支票撕得粉碎,摔到他脸上,转头就走,爱情是不能用金钱买来的。他伤心透顶,过着单身的贵族生活,忏悔人生,也感悟人生,只能用他的余生和财富,全力从事慈善事业,让良心与财富同时高贵起来。他表明,如有来生,他宁愿做一个普通人,拥有自己的青春和爱情,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享受一个普通家庭的幸福,亿万资产与财富代替不了这一切。他大力从事慈善事业,是为了救赎自己的灵魂,是一个正直人良心与良知的闪光体现。从这个离奇故事,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值得每一个人深思。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