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中秋  同窗聚首

中秋佳节是中国传统六大节日之一,是亲朋好友团聚的日子,月到中秋分外明,人逢佳节倍思亲。乙未羊年中秋节,农历815日,公历927日,恰逢星期日。我们重庆南开中学1948级老同学,提前两天于925日,在北京甘家口大厦海富门酒店,举行了一次同窗聚会。67年前,当我们毕业离开山城时,大家是青春年华、意气风发的热血青年。如今都已是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了。

24人参加,男同学有刘永培、李齐泰、李孙镒、李真、丁有和、周贝隆、何承、钟志斌、丁茂柏和我10位;女同学有郭美凤、齐冬子、尹仪芝、朱寿珩、陈德庄、杨淑愚、宋以敏、陆方等8位(见照片);老伴有刘永培夫人李培真、李齐泰夫人顾芳黛、丁有和夫人章恩美、周贝隆夫人汪雪瑛、郭美凤夫君简文光、陈德庄夫君赵铨昌。除李孙镒外。都居住在北京。

点击照片放大

8同学:郭美凤、齐冬子、尹仪芝、朱寿珩、陈德庄、杨淑愚、宋以敏、陆方等8位。

丁茂柏、李齐泰、杨勤明、刘永培

几年未见,握手、拥抱、问候、欢笑。老同学之间的一片真情,三三俩俩,亲密叙谈。李孙镒是高三三组同学,毕业后和大家失去联系,直到去年才回到这个群体,和许多同学都是几十年来第一次见面。退休后住在大连,这次是11月拟去台湾旅游,来京住女儿家,巧遇同学聚会。得知牟阳升已患肺癌病逝,我们又失去了一位老同学,他的老伴彭崇智也患了抑郁症,现住妹妹彭崇慧家。宋以敏送我她老伴何方同志(原张闻天秘书、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等,现年93岁)所写文《往事—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主要记叙曾彦修(前人民出版社社长、自定“右派”的第一个高干)和他的来往信件和对往事的评论,毛推行个人崇拜和专制独裁,最终落得个孤家寡人。宋说,段志诚同学现已成为植物人。郭美凤是爱国华侨,抗战时期从马来西亚归国求学,亲属在南开上学的有11位;南开毕业。保送上燕京大学,1949年初在革命浪潮中身不由己地参军。分配到总参三部搞情报破译工作,这是绝密单位,不准和外界联系,连父母都不知她到那里去了?在三部呆了八、九年才转业;她是一位热心肠的“南国佳人”(南开外号),至今喂养着三、四十头“流浪猫”,每天川流不息地来家享用猫粮,费用大大超过她们夫妇二人的伙食费。周贝隆夫妇是我清华同班同学,夫人汪雪瑛几近双目失明,站在对面不认人,听到讲话才知道是谁?李齐泰是当年南开篮球队队长,打遍沙坪坝无敌手,身高1.84米,曾是空军驾驶员。最后一个来到的是丁茂柏,我和他曾同住方庄,每天上班不坐公交。走路一个半小时,他比前更壮实了。我俩一胖一瘦,和李齐泰、刘永培合影留念。我问李真:“用最简单、最普通的话语来阐述你正在研究的”形而上学?”,他答:“那就是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我介绍了在四季青敬老院的情况和为何入住的原因,主要是“省心”二字,自由自在,安度晚年。

24人围坐一桌。边吃边聊。有人说:“为什么南开同学之间的情谊如此深厚,难舍难分,能维持了70多年?”,我乘出租车来时,司机听说我是来参加中学老同学聚会,感到很惊奇。其实,道理很简单,我们受南开《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素质教育,终生受益匪浅。中学时代是一个人成长的黄金时代,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有人建议,2018年是我们毕业70周年,应举行一次大聚会。也有人说,以后每年都可举行一次,能参加的人也不多了。老同学聚会。无话不谈。百无禁忌,是最高兴的难得时光。人生得一知音,足矣!我们南开同学似乎都是知音!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