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不忘南开情

陆 方

度过了漫长的冬日,又迎来了一个明媚的春天。我们在北京的南开中学1948级老同学,虽然年已耄耋,平日很少见面,可是七十多年的友情难忘,在心底仍常常互相挂牵。今年由李齐泰建议,大家积极响应,五一节前,426日,在甘家口海富门酒店,又一次举行了同窗聚会。

参加的有18人,男同学有李齐泰、刘永培、丁有和、何承、张泽武、赵永丰、钟志斌7位;女同学有郭美凤、尹仪芝、齐冬子、宋以敏、杨淑愚、张健美、陆方7位;老伴有李齐泰夫人顾芳黛、刘永培夫人李培真、丁有和夫人章恩美、张泽武夫人熊家椿。

每一次相逢,都是握手、拥抱、问候、欢笑,特别是看到去年聚会没来的张泽武夫妇、赵永丰、张健美,大家格外高兴!老同学间真情一片,三三两两亲密交谈。尹仪芝为大家朗诵了一篇短文:“别为难自己”(送给八九十岁的你和我),还为大家准备了歌篇。大家一起唱起我们南开的校歌:“渤海之滨,白河之津,巍巍我南开精神......”。

提到南开精神,大家很自然就想到校训“允公允能,日新月异”。这一校训影响了南开千千万万的学子。南开学子无论走到哪里,都自觉地遵守这一训导,把它作为为人处事的座右铭。会上有同学提问“汲汲骎骎”应如何理解? 会后,何承专门查词典,在电邮上告诉大家:“汲汲”是形容心情急迫,如不汲汲于富贵;“骎骎”是形容马跑得很快,如祖国建设骎骎日上......大意是形势发展很快,日新月异,我们也应只争朝夕,跟上时代,不断前进,才能发煌我前途无垠......

我们48级的老同学,多半是在1942 - 1945年前后,抗日战争的艰苦年代,在重庆考入南开的。当年,抗日爱国的情怀,允公允能的教诲把我们凝聚在一起;至今,长江之滨,嘉陵之津,那沙坪坝上的一草一木都使我们魂牵梦萦。

1948年后,北上南下,大家分散到祖国各省,以至欧英美加世界各地。在大学和工作阶段,很少联系。直到1988年,中学毕业后的四十年,北京的校友才第一次在中山公园聚会。

还记得,1998年,毕业后的五十周年,48级的校友在北京农科院聚会,盛况空前。全国各地,世界各地的同学们都联系上啦。严欣荣、陶琤矷B郑华、张初熙等从美国回来,杨维杨从加拿大回来,郭全强从马来西亚回来......那是多么让人欢乐激动,难以忘怀的日子啊!

2004年,南开中学九十年校庆,老同学们从祖国各地奔赴重庆沙坪坝,回到了母校南开的怀抱。我们再次在三友路上漫步,在西子湖畔徜徉,在大操场,在午晴堂聚会,我们在周恩来总理手书“我是爱南开的”石碑前合影,那逝去的青春岁月,那梦中的欢乐家园,又带给我们无尽的回忆和思念!可以说,我们的一生是从南开起步,我们曾走过水千条山万重,在夕阳灿烂的今日,仍不会忘记母亲的呵护与教诲和七十多年的同窗情缘!

我们不避讳生老病死的话题,也懂得今后的聚会人会越来越少这一自然规律。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北京48级男女同学中,王光、牟阳升、杨勤明、杨德、周立芝、程曼安、徐碣敏都已离开了我们。去年国庆节前的9月就在海富门的聚会上还有24人参加,而杨勤明还自报奋勇为聚会写报道;但是,仅仅两个月后,他却因患癌症逝世了!他患重病已两年多没有告诉大家,使那次聚会竟成了他和大家的诀别!他是位有突出贡献,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荣誉的专家。他对待疾病,对待生死,乐观而坦然。他临终嘱咐老伴:要给他穿上白色西服,白色皮鞋,有尊严地走向远方......

又如王光,20153月也离开了我们。早在2000年他就写下遗嘱:重病后不要多给组织上、亲友和家人添麻烦;不办丧事,不发讣告,不举办告别仪式,不要见报,办完事再告诉亲友;他说:“此生得之于人民者多,回报于人民者少;身后无任何要求,儿孙也不得向组织提任何要求;盼儿孙重品德,勤学习,堂堂正正做人,努力用自己的知识和才干,去服务社会,营造一个有价值的人生”。这样高尚的情操,值得我们南开人学习,并为之感到骄傲!

在这次聚会中了解到,没有来的同学有的是因为感冒发烧住了医院(时学黄、周德承),有的是下楼梯崴了脚(朱寿珩),有的已坐了轮椅(余光鲁、李文如),有的顾虑路远怕途中摔跤...... 为了满足相聚见面的愿望,联络员刘永培考虑周到,又决定在五一节后56日专门和住在城南的几位老同学,在方庄金鼎轩酒店聚会。到会的10人,有刘永培及夫人李培贞、丁茂柏及夫人施惠平,全兆隘及夫人蒋涓荻,温敬业及夫人刘如瑾,万士珍及夫君陈乃华。会上互相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交流了养生之道。

“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我们1948级老同学虽然都已是85-90高龄的老人啦,但是我们的心还是永远年轻的!明年,我们还打算聚会!后年,2018年,是我们毕业离校七十周年,我们还盼望在校庆日再相会!这就是白发童心的南开人,耄耋不忘南开情啊!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