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寿星的风采

——给百岁寿星杨敏如老师拜寿小记

张继庆NK45

我们敬爱的老师、北京师范大学杨敏如教授的出生日期是1916年7月9日,今年的7月9日,整整满一百周岁了。这是我们的老师中唯一寿达百岁的福星!

二十年来,当杨老师80、90、99岁生日时,我们这些重庆南开中学1945级的老学生都要去北京市杨老师的家中,热烈祝贺她的生日。今年杨老师荣臻百岁寿星,是她老一生最隆重的节日,她的老学生汪兆悌、潘其华、张继庆和潘其华的女儿小夏一行,照例在她生日前夕,捧着蛋糕,怀着兴奋和幸福的心情,去向她致以热烈的祝贺和敬礼!
上午十时,杨老师早就在她的卧室兼客厅等候我们了,见我们到来,满脸堆笑,连声招呼我们入座用茶。一年不见,杨老师音容未变,不显苍老,思维仍然正常,仍爱说话,口齿仍然清晰,精神仍然爽朗。只是腿脚乏力,行动不便,靠护理小妹照料,属半自理状态。作为百岁老人,这样的体质就很难得,很值得庆幸了。
我们都亲切地问起杨老师的近况,杨老师非常高兴,滔滔不绝地讲起他最近最高兴的事情(在两小时的聚会中,大部份是杨老师在讲话)。

百岁寿星杨敏如老师 诗词摘钞《蒹葭集》封面

杨老师讲她今年最高兴的事,滔滔不绝

为百岁寿星加冕

杨宪益博士和他的英籍夫人戴乃迭博士

静听杨老师讲她的“恋爱史”

杨老师和她的老伴罗沛霖院士

点击照片放大

一是向我们展示她的老朋友、老同事和亲友送来的祝贺她百岁生日的一批精美的贺卡。
二是介绍她老伴罗沛霖院士生前工作单位(电子技术部门),新近开辟了罗老技术成果展览室,陈列出罗老过去多年在电子、信息领域的重要贡献,使杨老师获得很大的安慰。众所周知,罗老是留美归来的电子、信息专家,当年和好友钱学森博士等自美回国后,就投身我国电子、信息技术的开创和发展,是我国著名的电子和信息学家,现两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创建人之一,为我国的电子和信息工程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三是介绍她即将出版她的诗词摘钞《蒹葭集》。已完成编辑,出了样本,即将正式出书。我们翻看了样书,这是一本诗词合集,包括了杨老罗老一生抒情的诗词选集和二老与家人的照片,多达335页的巨作。杨老师笑迷迷地说,那是她和罗老的“恋爱史”。据说他们恩爱一生,抒情一生,他们之间唱和的诗词和各个时期与友人唱和的诗词,都收罗编入。杨老的书斋叫“绿窗书屋”,罗老的书斋叫“知无涯室”,二老的诗词佳作第一次在新书中并列,对照,尽显二老相濡以沫、相依为命的灿烂人生和浪漫情怀。新书中有二老赠答挚友钱学森、陆乐山等的诗篇,书末更有杨老写的“跋”:《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唯一》,从这标题就看出杨老对罗老一往情深的热情和眷恋。可惜我们来不及细读,只好等待新书出版后再仔细拜读欣赏了。
杨老也提到她当年在大后方重庆与罗老结婚的情况,和婚后在南开中学教书与张伯苓老校长和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著名诗词大师柳亚子、她的胞兄杨宪益博士夫妇等交往的情况。

杨老师的胞兄杨宪益和英籍嫂嫂戴乃迭是来自牛津大学的博士,都是蜚声中外的翻译大师,在国外比在国内更加有名。几十年来,从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他俩珠联璧合,凭借优异的英文水平和深厚的国学知识,更凭借他们坚韧不拔、一丝不苟的奋斗精神,把大量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如《诗经》、《楚辞》、《资治通鉴》、《文心雕龙》、《唐诗》、《宋词》、《红楼梦》、《聊斋志异》、《儒林外史》、《老残游记》、《唐代传奇选》、《中国古代预言选》等源源不断地译成英文发行到世界各地,为弘扬古老悠久的中华文化,为世界人民了解和研究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化,做出了独特的 、巨大的贡献,在学界和翻译界享有崇高的盛誉。

1941年2月16日,杨宪益与戴乃迭、杨敏如与罗沛霖这两对新人在重庆同时举行婚礼,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杨宪益当时是中央大学教授)与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杨老师当时是南开教师)为两对新人证婚。他们当时在重庆婚礼的殊荣成为大后方学界的美谈。

杨老师家学渊源,家教良好,乃兄杨宪益大师的国学水平不在其妹之下,她俩常以诗词唱和,在学界传为佳话。我见杨老的新书就录有她和乃兄唱和的诗篇。

杨老师1916年生于天津名门世家,父亲是当时天津最杰出最富有的资本家,天津中国银行行长。她中学时期就读于天津中西女中,打下了良好的英文基础。1934年考入燕京大学中文系,师从顾随、郭绍虞等名师,专攻古典文学,兼研俄罗斯文学,又打下坚实的国学基础。杨老师先任教于重庆南开中学,既教中文,也教英文。后在南开大学中文系、天津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1954年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直至退休。杨老师是古典文学研究专家,精于唐宋诗词研究。著有《宋词百阙》、《南唐二主词新释辑评》、《唐宋词选读百首》等,她还和刘东宇先生合著《红楼梦讲读》。

杨老师自燕京毕业后,1940年,她有幸进入重庆南开中学,担任了初二、高二女生班的英语老师,后来又担任国语老师和一个男生实验班的英语、国语老师。由于杨老师备课认真,内容丰富,口齿清晰,讲解生动风趣,很快就得到学生们的好评。加上杨老师心地善良,关心爱护学生,与很多学生特别是女学生建立了亲密的师生关系。这种关系不仅在校时存在,后来环境变迁,时光流逝,1954年杨老师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后,与在北京的众多老学生联系上,昔日亲切的师生关系便重放光芒,且历久弥新。

从此,几十年来,我们1945级的同学们在北京的多次大型活动,杨老师和她的先生罗沛霖院士差不多都高兴参加了,还与同学们同台演戏,实现师生同乐,受到同学们的热烈欢迎和拥戴,也在学界传为佳话。杨老师在重庆沙坪坝生活期间,经张伯苓校长介绍,认识了同在南开中学津南村定居的著名诗词大师柳亚子先生,常带着词本向这位前辈请教。她还和南开几位有名的中文教师切磋交流,以词会友,大大提高了她的诗词水平。

杨老师一次去张伯苓校长和柳亚子先生家时,听说周恩来总理正陪毛泽东主席作客在座,大家正在谈话,她胞兄杨宪益也在场,她不敢随便进入,就返家了。事后听乃兄告知,毛主席得知他夫妇已将《诗经》、《楚辞》译成英文出版,在西方文坛引起轰动后,非常高兴,就问乃兄,能不能把《红楼梦》也翻译出来。乃兄当即回答可以。后来他夫妇果然又把《红楼梦》等文献译成英文出版。杨老师说,不想毛主席当时一句问话,就对她胞兄的翻译事业起了促进作用。杨老师心直口快,在北师大工作时,无意中得罪了人。后来她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多年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不料支部老有人反对,通不过。但她不灰心,泰然处之。当党面临困难时期,她也不离不弃,痴心不改,不跟有的人一样对党失去信心,说党的坏话,而是继续不懈地申请。直至2007年才终于以90岁高龄入了党,完成了她多年的宿愿。90岁的老教授加入共产党,这在党史上估计也是开创性的。

她对党有很深的感情,这次我们给她拜寿,她又表示,在庆祝建党95周年纪念的日子里,她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荣幸!

不知不觉中午到了,我们依依向杨老师告别,祝愿她老健康长寿,开始向健康活120岁进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