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重庆南开中学八十华诞

四八级聚会记

倪玉琨

迎来了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重庆南开中学八十华诞。

那天艳陽高照,从南开大门到校训牌前,人头攒动。全是校友们在此呼朋唤友,聚齐了兴高彩烈地到“庆祝重庆南开中学八十华诞”横幅前拍照留念。约十时许,我们四八级能来的级友终于到齐了,有黄纲济、漆宗明 、彭国辉、倪玉琨、何方志、何大光及錢开慧等四位家属。那天,我们是到校的最高年级,虽然都已耄耋之年,却也精神矍铄。我们齐聚在艺术馆的会议室内,还声音宏亮地齐唱了校歌,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期,校训清晰在耳。大家喜笑颜开地畅谈近况。钱开慧还为大家转述了近日网上流传的顺口溜“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九九八十一,平安才是唯一。年龄存在银行,健康就是利息。重阳变成六一,七十也变成十七”也表达了她的愿望“大梦小梦都是梦,我的好梦尚余一,大家都活一百一。”大家一致鼓掌叫好,都表示要享受夕阳无限好,高高兴兴地展望一百一。

会议期间,校友会的谢敏老师还为大家引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李济湟。谢敏说;老李是从美国到台湾,从台湾又由女儿陪同特地回南开来参加校庆的。李济湟身体还算结实,但面容显得疲惫,手里拿着一张旧照片。他女儿介绍说“父亲难忘南开母校和他的同学们,心心念念想回母校看看,也想看看儿时的伙伴们。他特地拿出保存多年的南开旧照片,前来认亲的”李济湟把手里那张已经泛黄的旧照片给大家看,好在照片的背面写有名字。于是漆宗明·彭国 辉他们很快认出了照片上带着稚气的周贝隆,陈宜,吴子明,漆宗明等。确认了李济湟是男生四组的同学。于是大家谈起了学生时代的往事,趣事。大家都眉飞色舞,欢笑之声不絶于耳。李济湟的脸上更泛出了童真般的欣喜。他即席唱了一首赞美诗,来表达他此时兴奋的心情。难忘的二零一六年南开聚会。李济湟不顾年迈体衰,不远万里,飘洋过海。为的就是来看母校一眼,看同学一眼。这就是珍贵的南开情结。因为有这个情结,不管天涯海角,南开同学的心始终是连在一起的。笔者心潮澎湃,賦诗一首;

千里万里,难舍对母校对同学的一片真情,

千山万水,为的是看母校看同学那一眼,、

    那一眼!

书声朗朗,学子意气昂,

杨柳依依,秋风扑面暖。

执手言欢,是地老天荒的深情,

拍照艺馆,是永琲滲d念。

美哉,

   南开的情结!  

大哉,

   南开的心怀!

晚到了四天的杨维扬,终于在十月二十一日和同学们聚了一次。他看来风尘扑扑。说起豌豆苗生产出现了种子问题。现在改种韭菜 、蒜苗及其他蔬菜。更在试种大麦苗(一种 优质飼料)。回国来和云南农科院签定了“蔬菜室内种植技术合作协议” 明天 ,又要赶往广州制定他所需要的“架子” 。他可真是:“老驥伏 枥,壮心不已”,“壮士暮年,不用扬鞭自着奋蹄”。也正如他自言:“八十而再生,九十而不知老之將至,一百而修成正果,笑迎正寝。”他是一个在人生道路上不知疲倦,永远追逐梦想的人,他的人生道路上充满了荆棘,也盛开着鲜花!

美哉!

   在“日新月异” 光照下追逐梦想的人!

壮哉!

   在人生道路上披荆斩棘不断奋进的人!!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