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突出宣传周恩来校友的苦衷 

胡崇玄 NK1996

在天津南开中学和南开大学校园之内,周恩来校友的纪念设施都是最多、级别最高的,超过了创校者严修、张伯苓。周恩来没有在重庆南开中学读过书,但校方在宣传中也常提到他。周恩来在天津南开中学完整接受了四年中等教育,但在南开大学只名义上念了一个学期,校方几十年来招生介绍常以他为号召,导致社会上有不少争议,不少校友也觉得这是学校底气不足。南开大学作风一向比较诚实,很多著名校友长期都没宣传,在校院士不统计兼职者,过分突出周校友,本不象校方的作风。原因是什么呢?近读《天津南开中学史》等书,感觉有一方面应是出于无奈。

建国之初,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私立学校处境是很尴尬的。张伯苓与国民政府关系特殊,南开各校的处境可想而知。中学各校都改为公立(大学1946年已改国立),对公能校训和张伯苓等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批判。民国私立大学,后来大多都被分解合并了,留下校名的都很少,教会学校更是从此走入历史。南开大学能幸存下来,跟周恩来应是有关系的。50年代他曾三次回到南开大学视察。他还多次谈到过南开教育对他的影响,客观上维护了南开。对几个南开学校来说,突出和总理的关系,对改善处境多少是有帮助的。

    当年的南开大学受到歧视对待,于以下事实可见:一、1957级校友任玉岭回忆,当时全国有10所自费高校,南开是其一。(《中南海建言献策的南开人——访南开大学57级校友任玉岭》,“南开校友”公众号,20151016日)二、195412月教育部指定的6所全国重点大学,没有南开。1959322日中共中央指定16所大学为全国重点大学,是年828日又增加4所,都没有南开。直到1960年再增加44所,南开大学才出现在名单中。三、1959年招生,天津大学在第一批,南开大学在第二批。(张兰普:《周总理三回母校南开大学》,南开大学校史网)四、50年代南开大学划归河北省领导,主要在河北省招生,影响了新生质量。(梁吉生:《周恩来关心母校发展》,南开大学校史网)

    以上三、四两件事得到解决,都是因为周恩来的关照。招生批次的事,由教务长吴大任向周恩来反映得以解决。恢复全国招生,也是周恩来和高教部联系才解决的。此外文革期间,周恩来曾多次保护南开大学校长杨石先。(参见南开大学办公室编《杨石先纪念文集》及杨光伟著《杨石先传》)

相比南开大学,当年南开中学各部的处境也未必见佳。大学还保留了名字,各中学全部改名。1952年,天津南开中学改公立后,定名天津市第十五中学。南开女中1952年改名为天津市第七女子中学,1958年又改为天津医大附中,文革更名为东方红战校、东方红中学,直到1986年才恢复南开旧名,定名为第二南开中学(今第二南开学校)。自贡蜀光中学、重庆南开中学被改名为自贡二中、重庆三中。天津南开中学原有校园面积300余亩,逐年被蚕食到剩下50亩,后来经各部院士校友等不断争取才归还了一部分。重庆南开中学原有800亩,后来只剩下300多亩。

周恩来对南开母校是有深厚感情的,也曾关照天津南开中学。如1964年,周恩来过问学校有没有足球队,才有天津足球队到校指导,部分恢复了老南开体育训练的传统。(《天津南开中学史》)学校1960年曾恢复校名,原因之一也是改名后国内外来访者找不到周总理等杰出人士的母校了。(《天津南开中学史》)抗战时期周恩来作为校友经常到沙坪坝重庆南开中学看望张伯苓校长并发表过演说,他对重庆南开中学也是关心的。1957年他访问亚非拉归来,曾专程与贺龙副总理到沙坪坝故地重游。对重庆南开校长喻传鉴,他非常尊重,说他是自己的老师,其实喻校长并没有教过他。他的态度,无疑有助于保护喻传鉴。

周恩来去世后,南开各校依然受惠于他的政治影响,邓颖超对南开也有关照。据重庆南开中学53届一位老校友博客文章回忆,八十年代校友们为恢复校名奔走,“开始时,举步维艰,还得套用周恩来的题词‘我是爱南开的’作为招牌”。 1984年,重庆南开中学复名成功,题写校名的正是邓颖超。南开各校的话剧传统曾长期中断,198396日邓颖超重访天津南开中学,在瑞廷堂发表谈话“话剧这个传统我看还要接下去”,产生了很大影响。次年南开大学出版了《南开话剧运动史料》,重排了1916年创作的大型话剧《一念差》。1986年和1987年南开大学外文系学生两次到美国演出《雷雨》和《洋车夫》,开了国内剧组出国用英文演出的先河,无疑也是邓颖超谈话影响的延伸。(参见马平文章《南开话剧运动的前史后话》,《中国话剧先行者张伯苓张彭春》)1986年南开大学纪念张伯苓110年诞辰,时任副总理李鹏出席讲话,李鹏和周恩来、邓颖超的关系众所周知。2014年,天津南开中学在初中部命名了“邓颖超班”,2015年又在校园内为邓颖超塑像,恐怕也有感念她关照的因素。

也许可以这样理解,没有周恩来的关照和影响,南开,以及南开的办学传统,处境还要糟糕得多。

据《天津南开中学史》,可知几十年来老南开人为了恢复老传统做了多么艰辛的努力。校训被埋没了几十年,直到1989年才再次挂出来,进行校史等教育到1994年了。进入新世纪,电视剧《张伯苓》能拍摄,有很多校友的巨大努力。就是这样,还有人发文攻击,“近年来,解放前南开校友中有些人,对张伯苓过度渲染和不恰当宣传,对不了解过去的青年一代中已引起不良反映。”(转引自2005年重庆南开老校友一封电子邮件)所以,南开大学及两个南开中学,突出周恩来必然有很大的苦衷。现在伟人远去,大环境也开放太多了,南开的老传统许多都已恢复,知往鉴来,令人鼓舞。祝福未来的南开。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