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在蔡英文脖子上掛鈴鐺

就在蔡英文總統帶頭領導司法改革的同時,多數人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一場憲政危機,正在悄然形成。

諷刺的是,這場憲政危機都跟蔡英文有關。總統召開的決策協調會議,追討不當黨產的黨產會,總統擔任司改國是會議的召集人,總統指示調查局研擬完成的「國家保防工作法」草案,以及立法院即將進行審議的促轉條例,都有違憲之嫌,都是憲政危機的證據。

蔡英文數度跨越憲法紅線,都是以改革為名。追討國民黨黨產,為了轉型正義;召開決策協調會議,為了整合政策治理;領導司法改革,為了讓人民對司法有感;制定保防法,為了強化反情報體制。

但重為善若重為惡,總統不能輕易為惡為非,也不能輕易為善為是。總統推動改革當然是為善,但若是以個人意志凌駕憲法規範的方式去改革,忽略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去改革,就是以對的目的合理化錯的手段,其結果為善等同於為惡。

讓人不解的是,依憲治國是民主治理的基本常識,也是總統的憲法義務,何以蔡英文在改革時無此自覺?何以她的幕僚不曾提醒她或勸阻她?為何以知識社群為代表的輿論,對她一次又一次跨越憲法紅線都默爾無聲,不曾警告制止,也不曾撻而伐之?

以最近研擬完成正待行政院決議的保防法草案為例。這項草案是調查局奉蔡英文指示研擬,但草案中規定的調查局保防員權力,幾乎與不當黨產條例的黨產會一樣,祇需機關首長書面同意,保防員即可對任何人行使調查、調閱、臨檢與查扣等強制性作為;但這樣的權力,明顯違反法官保留原則,也不符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的要求,都是違憲的權力。

就像讓黨產會擁有違憲權力一樣,何以蔡英文竟然又讓調查局擁有同樣的違憲權力?何以她的國安幕僚不曾提醒她,目前已有「國家安全法」與「國家情報工作法」等相關法律,並不需要再制定一個保防專法?何以她的政治幕僚也不曾告訴她,讓調查局勢力重返政府機關會引發負面社會觀感,以及讓保防員擁有那麼大權力已明顯違憲?

每個總統身邊都有yes man,他們不但奉命為謹,而且經常能先意承旨。但總統若被諾諾之輩包圍,沒人敢違逆她,沒人敢向她說不,其結果必然是愛之適足以害之。蔡英文身邊有許多幕僚,在未進入政府體制前,都是諤諤之士,過去依憲依法批判國民黨政權時都振振有詞,但何以同樣一批人卻讓蔡英文在短短幾個月內就數度跨越憲法紅線,而未有任何作為?

當然,更不可思議的是知識社群的集體噤聲。過去國民黨政府有任何違憲逾法之舉,知識社群必然起而撻伐,但對蔡英文數度違憲,卻祇有「守護民主平台」這個團體幾次發表聲明,警告蔡政府「祇想強力領導,不管憲政將倒」,並且批評蔡政府是「假民主真霸權」;至於過去那些此起彼落的個別知識分子,卻突然都消聲匿跡了。

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後,也曾經出現過「知識分子都到哪裡去了?」的現象,其結果是扁政府在批判的斷層中日趨沉淪。這段慘痛歷史至今讓人刻骨銘心,以進步價值自期的知識社群,豈能在又一次政黨輪替後,視憲政危機不斷擴大而不發一語?蔡英文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在她脖子上掛鈴鐺。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