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刊報告

 

☆1948-1950年間,大陸兵荒馬亂,台灣風雨飄搖。1948年底,國共大軍在以徐州為中心的廣闊地區進行決戰,史稱「徐蚌會戰」,或「淮海會戰」。會戰65天,國軍大敗,損失了5個兵團計22個軍56個師,死傷17萬餘人;共軍死傷也達13餘萬人。1949年初共軍大舉渡江,4月23日佔領南京,5月27日解放上海,不旋踵國府即被逼全面棄守大陸。

☆大批學生,包括1948年高中畢業或已在大陸大學肄業的學生,此時紛紛隨家庭(軍人、公務員、教師)東渡台灣躲避戰禍,所以1948-49年考入或轉學至台灣各大學院校的大陸學生特別多。僅台灣大學就有南開校友40餘人,包括45至49各級,以及來自天津南開48級的同學;其他院校如台南工學院(今成功大學)、師範學院(今師範大學)等,也有不少南開同學就讀。

1952年台大南開同學會部份會友在校園合影(左起)

第3排:

陶琤矷B賈元燦、高友工、王鴻恩、吳聞韶、李本忠、馬大寧、陳迪 

第2排:

李福廣、吳鎮遠、黎桐、鄭均華、華之星、言頂松、吳陶、康寧

第1排:

李曼諾、沈增華、吳京安、劉德筠、劉德順、周汝吉

點擊照片放大

☆台大南開校友組織了《台大南開同學會》,發揮公能精神,舉辦各種活動,算是全校文化水準比較高、康樂内容比較豐富的社團之一,同學會以48級校友人數最多。

☆師範學院的南開同學,幾乎每個周末都來台大與南開同學見面;台南工學院的同學,則每逢寒暑兩假必北上與台大同學會合,或聚談餐敍,或共辦郊遊,同窗情誼,親如兄弟。這些大學生畢業後,大都遠渡重洋,赴美國深造。

☆四十多年後,居住於華盛頓的重慶南開1948 級鄭華同學,發起北美南開級友聚會。2000年11月3,4 日,聚會在華府水晶城舉行,出席同學共17 人。兩天的活動,除了老同學交誼敘舊之外,特別安排半天時間討論母校現況及發展。鄭華提出一個嚴肅的題目:「呼籲大陸領導人改南開為私立學校。」同學們發言踴躍,雖然意見不一,但對鄭華熱愛母校,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均有同感。

☆許多同學認爲,母校若能繼續遵循張伯苓老校長的教育精神,保持校訓「日新月異、允公允能」的優良校風和教學環境,則勢須以私立學校的型態,沿襲昔日南開的傳統走向自力更生的道路。當然,以海外校友有限的力量以及鑒於國内的現實環境,要把母校從公立改為私立,談何容易。這只是南開莘莘校友的一個理想、一項願望。

☆國内級友們也十分關注對這個議題,不過他們態度比較保守,認爲玆事體大,在提出呼籲更改校制之前,似應先就落實錢、人及組織等基本問題縝密思考,從長計議。

☆在這歡慶重慶南開建校80週年的今天,我們非常欣喜地看到數十年來母校在校長教師們孜孜經營之下,穩定進步,健全發展。今天的南開無論在教學、訓育或硬體設施方面,均臻完善,早已是成績斐然的全國頂尖重點中學了。

☆在華府聚會的討論會上,同學提議編辦一份通訊類如Newsletter的刊物,作為同學們互通訊息抒發心境的園地。大家共推我為主編,我義不容辭,慨然接受這個挑戰。同學們又建議次年(2001)在加州再辦一次聚會,由居住加州的同學主辦。

☆2000年11 月18 日,在同學們大力支持之下,第一期Newsletter—取名《重慶南開中學一九四八級北美級友通訊》,簡稱北美《南開通訊》正式出版。加州聚會,也於2001 年9 月8,9兩天,在舊金山對岸的屋崙(Oakland)凱悅酒店順利舉行,活動包括研討會、交誼、聚餐及灣區觀光。這次聚會共有31 人參加,包括當年重慶畢業後直接來美的同學、後期自大陸移民來美、加的同學、以及自美國中部、東部遠道而來的同學。

☆我們之所以不厭其煩地作以上介紹,目的為幫助讀者回顧《南開通訊》的創辦緣起和宗旨,及了解爲何刊物每期均刊載不少有關台灣現狀的報導與評論,當年從大陸去台灣的我們,如今雖身在國外,卻很自然地把台灣當作第二故鄉。

☆不幸近年來台灣民粹猖獗,言粗鄙,在大陸出生台灣成長的外省同胞,竟被某些台灣人區分為對岸的「中國人」。政客們為奪取政權,不惜撕裂族群製造社會對立,其心可誅。不過我倒覺得沒啥大不了,我們本來就是炎黃子孫,以身為中國人為榮。

☆北美《南開通訊》定為季刊,每年3, 6, 9, 12 月之一日出版,以彩色雷射(激光)印刷。2003 年3月,《南開通訊》網絡版與紙本版第11 期同步發佈,在網絡版上可瀏覽更多的同學音訊、照片,以及檢索各舊期的内容。另有值得一提者,2002 年6 月,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東亞圖書館認爲《南開通訊》是一份傑出的校友通訊,要求我們每期寄送紙本版一份,供師生及外界人士閱讀。

☆《南開通訊》至今網絡、紙本版同步發佈了66期,16年來準期出版,從不脫期。《南開通訊》的讀者越來越多,就班次而言,包括高班學長上至42級,低班學弟至1996級,以及天津南開的兄弟們,和校外人士。稿源也來自四面八方,從不匱乏,這是本刊最值得驕傲和鼓舞的地方。

☆俗語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沒想到今天我們也到了不得不面對抉擇的境地:《南開通訊》要休刊了!

☆1月7日,我早上起床,剛站起來便頭昏眼花仰跌床上,再睜開眼睛時,只見全世界都在天旋地轉,接著便是不停地嘔吐。撐了一天,未見好轉,乃呼叫911求救,幾分鐘後救護車來,送我到醫院急診室。醫生診斷我患的是Vertigo(眩暈),但更嚴重的是脈搏高達每分鐘140,立即推我進ICU住了四天,眩暈治好後繼續留院治療心律超速的問題,醫生後來告訴我,在ICU期間我的心臟曾一度呈現衰竭,非常危險。我住院兩星期,由於無法早日下牀運動,以致出院時完全不能站立及行走,體重下降至124磅(我的正常體重是145磅)。醫院本來要送我去復健中心繼續觀察及鍛煉,我和家人幾經考慮,決定直接回家休養,醫院乃用救護車送我回家。護士、復健師、社工人員輪流定期來家檢查健康和輔導運動,情況逐漸好轉,但目前尚需靠Walker才能行走。

☆發病那天,我最擔心的是《南開通訊》第66期還沒開始編,如何是好?這也是我急於直接回家的緣故。在家中抱病工作,磨磨蹭蹭,終於勉強把第66期網絡及紙版本全都編好了,今天很自豪地完整呈現在讀者面前,總算對讀者和自己有個交待。

☆在此,我要向親愛的讀者說聲再見了。感謝南開同學們的愛護,給予我最大的精神支柱,你們發給我的每篇文章或書信,都是《南開通訊》最珍貴的寳藏。内子劉德順(南開47級)幫助我整理資料及校對文稿,16年來如一日,如今還要日夜照顧我,謝謝德順,你辛苦了!《48通訊》第1-66期網絡版將繼續存在於互聯網上,供讀者們檢閲回味,希望你們記得這份刊物。再見!Good-bye! (陶琤矷^

 

〔本刊聲明:編者的言論不代表同學會的立場〕 

 

 [Close]